从伤害友情到锒铛入狱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傅丽云

电子时代,社交与传播方式跟以往大不同。一台手机,就可以联系朋友,以至全世界。但是,沉溺于日新月异科技的人们,在心态和认知上未必能够跟得上变化。

WhatsApp或面簿联系着亲人、老同学、同事、兴趣同好,或纯聊天,或商议正事,可高效完成一些几年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在这同时,一些弊端也开始浮现。

比如,一些人极爱与他人分享私事,事无巨细积极贡献;另一些人则热衷转发信息,不管它是否涉及色情、暴力或污蔑宗教,招致组员的不满,或被冒犯。

在WhatsApp群聊或面簿里对话,因为不是面对面,不 知对方表情反应,有时得罪了也不自觉。最糟的是,没看到对方的回复,还继续夸夸其谈,最终不欢而散。

前阵子,有2起验尸庭案件进行研讯,引发广泛讨论。一为妇女动脑膜瘤切除手术后死亡,验尸官认为她手术前曾服用冬虫草保健品,是最有可能导致她手术后不寻常出血而死的原因;另一为14岁男生林俊辉涉嫌非礼女童后坠楼案,在讨论时案件尚未审结。

一名友人通过WhatsApp群聊,质疑当局作法,指主流媒体的报道一面倒,助当局“掩盖”事实。

身为主流媒体的新闻工作者,我申明同事是根据验尸庭里所得事实来报道,并尝试解释验尸官的任务是着重于查找 事实( fact-finding),而非裁决谁该负起导致死者丧命的刑事责任(fault-finding)。

友人回复说,现代人可从网络获取“另类” (alternative)信息,不会轻易被主流媒体误导等。我最终选择不回应,留下沉默的遗憾。

暂且不谈友人的立场,但她点出一个事实:网络时代里,许多人靠网络获取信息;一些未经查证的信息,也能引起部分网民的共鸣,甚至深信不疑。

因在网上散播极端思想,导致至少另2名国人自我激进化,本地激进化分子楚菲卡上月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

主管回教事务的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就此事吁请国人在接触到激进化思想、无法认同的网络内容时,应立即删除,切勿转发。

他说,即使只是转发也是 十分危险的,因为一旦转发,将被看似在助长它,这对社会是不健康的。他也指政府无法管制网络的每寸空间和每个网站,不论是制止恐怖主义、色情或其他网络内容,关键在于建立国人的坚韧、分辨是非的意识。

网民爱在博客、社交网站和时政网站上贴文发表意见,一些稍微偏激的就因为误踩法律地雷,而被控上庭。

政府也关注网络所带来的影响力,为提醒网民须为言论负责, 6天前在国会三读通过的《司法维护法案》,将“藐视法庭”纳入法令,白纸黑字清楚列出相关刑罚。

藐视法庭行为基本上分成2大类:干预司法执行和违反庭令。

以干预司法执行来说,只要中伤法庭,即胡乱抨击法庭不公正,攻击法官不正直或有 不当行为,就会“中招”。

用手机通过WhatsApp、面簿、Twitter等社交媒体转发诽谤或藐视法庭类的贴文,都将受制于法律。别以为电邮或WhatsApp有特定的收件人,影响力就不及其他社交媒体,因为通过转发再转发,个人的想法很容易上网,招致风雨。

个人因此十分支持《司法维护法令》,因为它有助于庭令有效执行,让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公正的审判,并维护公众对法官的高度信任,以及对我国司法制度的信心。与此同时,法令也有助于抑制不负责任和极端的言论。

总之,手机按钮前,电脑键盘上,动用手指发表看法前还得深思熟虑,顾及他人感受,不作揣测言论,除了是这一代人的社交礼仪之外,也免于身陷囹圄,实为上上策。

(本文刊在8月21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