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丹灵柩移送国会大厦万人到场瞻仰前总统遗容

My Paper (Chinese) - - 第1頁 - 苏文琪邱振毅黄顺杰

最后一次离开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家,前总统纳丹的灵柩昨天移送国会大厦,到场瞻仰遗容的公众不间断,敬仰之情绵延不绝,截至昨天傍晚6时达1万4000人。

我国这位任期最长的总统于星期一(22日)晚上病逝,享年92岁。不少公众昨天一早到锡兰路丧居外等候,希望亲自送纳丹一程。

住在附近的赵彩月(50岁,插花师)早在上午7时抵达。她说,纳丹是该区居民都很熟悉的面孔。“纳丹先生非常平易近人,平常碰面都会打招呼。我觉得有必要来送他一程。”

临近移灵时间,到场的街坊和公众越来越多,100多人站满马路旁的人行道。

上午8时45分,8人扶灵队伍庄重地抬着灵柩缓缓步出丧居,然后将灵柩移上灵车。据知,扶灵者包括曾服务纳丹多年的护卫官。

尾随扶灵队伍的亲属约20余人,坐在轮椅上的纳丹夫人乌米拉白发苍苍,含泪送别,令人心酸。

随着灵车车背门关上,纳丹家属立即上前向敬爱的父亲和祖父告别。灵车接着开始缓缓前行,在沉重肃穆的气氛下,有人弯腰敬礼,也有人双手合十,以各自方式送行。

纳丹的灵柩约半个小时后抵达国会大厦,由国会议长哈莉玛迎接。

由我国海陆空三军和警察部队9名军官和警官组成的扶灵队,将灵柩安放在国会大厦内,并为灵柩盖上国旗,旗面上的五星和弯月与头部对齐, 象征国家对这位领导人致上最崇高的荣誉。

国会大厦前再次出现排队人潮

时隔1年多,国会大厦前再次出现不顾烈日当头的排队人潮,甚至有人从前一晚开始漏夜排队。22岁林姓大学生和朋友相信是最早抵达国会大厦的公众。他们前天晚上10时就已到场,并在新加坡河旁过夜。

林姓男子说,他很敬重前总统纳丹,“提早来排队,只是为尽一点小小心意”。

到国会大厦瞻仰遗容的公众来自四面八方,不分种族、宗教和职业,也有行动不便、坐轮椅或使用拐杖者。当中有 人特别请假,带着年幼子女前去致哀,中午过后,附近的上班族则趁午餐时间赶去。

团体代表也陆续前去吊唁,包括政府机构、私人企业、军人代表,以及各所中小学的师生等。

撒 塔 南 特(Sathanantham. S,服务工程师,48岁)昨早7时30分前便抵达现场,他从手机出示一张纳丹在2009年12月为儿子亲笔签名的卡丁车(go-kart)头盔照片,并透露家人如“传家之宝”般将头盔收藏。

“我们当年是通过一名朋友,才有幸让纳丹总统为头盔签名。当时念小三的儿子收到头盔后,深受鼓舞,想朝赛 车手梦想迈进。儿子后来在赛车场仅用一次,我们便将它收藏。虽然儿子现在因课业难以常接触卡丁车,但这头盔仍对一家人充满纪念意义。”

3年前中风,目前正在康复的蔡芝强( 63岁,退休人士)为向前总统献上敬意,仍不辞劳苦地在烈日天气下,随着人潮排队入场。

至于纳丹做过什么令他印象最深,他说:“当年他在毛广岛事件愿意冒着自己生命危险,充当人质,那种舍己为人的精神,令我很感动。纳丹总统为新加坡付出很多,常为国人着想。有了他和其他领袖的努力,新加坡才有今天的成就。”

蔡芝强也说,虽排队约1 小时入场确实让他感到疲累,但认为悼念前总统是他身为百姓应尽的责任。

国葬今天下午举行

纳丹的国葬礼今天下午举行,灵柩定于下午2时离开国会大厦,扶灵队会经过对纳丹意义深重的地标,包括政府大厦、浮尔顿酒店和全国职工总会大厦,再前往仪式地点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化中心。公众可在移灵路线列队,向这位国家领袖致以最后敬意。

根据国葬委员会发表的文告,国葬礼将于下午3时至5时举行,出席者包括纳丹的家人、陈庆炎总统、李显龙总理、内阁成员、国会议员、司法机构代表和外交官员。各阶层的新加坡人也会受邀出席,送别纳丹。

国葬仪式将由公务员首长王文辉主持,7名代表将先后宣读悼词,他们依序是:李显龙总理、巡回大使许通美、我国驻科威特非常驻大使再诺、公益金前主席蔡琼莹、费法斯亚洲有限公司(Fairfax Asia)主席兼首席执行长拉玛三美·阿达潘(Ramaswamy Athappan)、总理公署部长及职总秘书长陈振声,以及巡回大使哥比纳·比莱(Gopinath Pillai)。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夫人安倍昭惠昨天飞抵我国,前去国会大厦吊唁前总统纳丹。安倍晋三在李显龙总理的陪同下,向纳丹致敬。(邝启聪摄)

灵车由锡兰路住家出发,开往国会大厦。(邬福梁摄)

公众耐心等候,排队进入国会大厦吊唁。(林泽锐摄)

这名妇女准备了鲜花,要向纳丹致敬。(林泽锐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