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客栈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已经很久没有在国外入住很基本的住宿。所谓的基本,是年轻背包时代只求有张床能合眼休息几个小时的地方,不介意共用厕所,无所谓有无私人空间,因为旅游的时间都花在看景点,住宿和饮食费用可省则省。

但随着年龄增长,以及看世界的眼光变得复杂,住宿和餐饮成了最重要的旅游元素。尤其是住,床要很温暖,浴室要很大,因为我现在出国旅游是为了放松心情舒缓压力,已不再会七早八早起身赶景点(除非是赶路),而是要睡到自然醒,所以会花很多时间在客房,要求自然高。

所以,不久前当我在尼泊尔杜利克尔山区(Dhulikhel)住进一间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没有吹风筒,整张床“粉粉”而且床褥中间下陷,浴室厕所只有一瓶洗手液还有不少污迹的客房时,我像是时光倒流,回到背包时代。那绝对 不是一间我一看到就会跳上床抱着枕头盖上被倒头大睡的房间,但我却也很快适应过来,因为我对这样的旅游住宿经验一点都不陌生,有点回到从前的感觉。

对这些年被奢华宠坏的我来说,这样的一家酒店(其实比较像客栈),这样简陋的客房(在3楼,没有电梯)可以是噩梦。但因为有过多年背包的经历,我知道这类酒店通常不乏有趣背景,若只是不到24小时的停歇,倒也不会过于计较。

事实上,之所以选择这家很基本的Himalayan Horizon酒店,是因为其主人BP Shrestha有点故事。Shrestha先生40多年前开设了这个山区第1家只有一间房间4张床的“客栈”,为喜马拉雅山的登山客提供歇脚处。Himalayan Horizon酒店是Shrestha的第2家酒店,也有近半世纪的历史。我的尼泊尔友人特别要我到这里住一晚,就为了介绍Shrestha给我认识。友善好谈的这位77岁老先生来头不小,曾是杜利克尔山区的 第1任市长,为该山区发展了现代食用水系统,开设了许多学校,建设了该区的社区医院,更是加德满都大学的创办人。

能与这样的一位传奇人物见面畅谈,是我这次隔了23年后重返尼泊尔的一大收获。尼泊尔过去20年经历太多动荡,这次再见加德满都的感觉像是整个城市倒退了20年,满目疮痍,有点难过。好在这个国家还有像Shrestha这样为国为民的人物,还不至于太绝望。

在山区的一夜因为结识了Shrestha老先生而满足,加上隔天早晨有幸见到喜马拉雅山群稍微露脸半小时(杜利克尔山区的卖点就是天晴能看到世界屋脊),那让我睡得全身“粉粉”的一夜还算值得。

只不过,离开山区后,我腹泻了3天,我不愿也不敢将“罪魁祸首”归咎于谁,但我知道若没特别原因,以后我还是会选择比较适合我此刻生活方式的旅游住宿。(本文刊在8月31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尼泊尔过去20年经历太多动荡,这次再见加德满都的感觉像是整个城市倒退了20年,满目疮痍,有点难过。好在这个国家还有像Shrestha这样为国为民的人物,还不至于太绝望。

Himalayan Horizon酒店是杜利克尔山区第1任市长Shrestha老先生(左)为登山客开设的客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