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堂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黄向京

日本知名古董商、大藏家、“不言堂”主人——坂本五郎因脑梗于上月15日在东京逝世,享年92岁。

很多人可能没听过他的大名,但他经手的中国古董文物属于博物馆与拍卖级别,中国藏家刘益谦2014年以2.81亿港元(约4900万新元)天价拍下的那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是坂本五郎1999年在香港苏富比以2917万港元(约510万新元)拍下的,乃当时中国古瓷最高拍卖纪录。

艺术收藏随经济实力而流动,中国古物从西方藏家流经以坂本五郎为代表的日本藏家之手,近几十年才轮到中国藏家呼风唤雨。 坂本五郎一生传奇, 1923年生于关东大地震废墟之中,8岁丧父,由母亲带大10个子女。

他12岁辍学进鱼干店当学徒,转营旧衣买卖,后知古董利润高,转行古董行当,24岁迁东京开店名曰“不言堂”。

店名出自中国古谚:“桃 李不言,下自成蹊”,日语有“不言”及“道”之意。他虽一窍不通,仍不惧往之,买入第1件古董书画是仿品,生意赔钱,但未轻言放弃。

他在2005年出版的自传《一声千两》所记,辛酸多于荣耀。他说:“我自幼便敢于冒险,以博弈为好。或许这是我与赝品漫长斗争之开端。”

坂本五郎穿梭于各大古董市场,此买彼卖,赚取差价,不断培养目力,积聚经验,阅读大量艺术书籍学习鉴赏知识。

“不言堂”的第1桶金来自日本北部购得的伊万里烧彩瓷盘,售予美国官兵。战后初年,他四处淘宝,每月有约20天在外,搭乘火车拖着满载便宜杂货的行李,足迹遍及日本各地。 坂本五郎深知伊万里烧仅属“中庸品”,从50年代初起苦心钻研中国器物,收藏中国古青铜器、漆器,乃至古代珍瓷。

当时日本艺商一般对中国青铜器望而却步,坂本虽承认对青铜器的了解“仅止于铜铁 坂本五郎经手的中国古董文物属于博物馆与拍卖级别。之辨”,却未有畏缩。

“新石器时期青铜,击而鸣之,可断其岁。讹音千响,才得一要领体悟。”他以日本学者水野清一、樋口龙康等为师,经常讨教鉴定知识,终以锐眼卓见赢得这场“危险游戏”,成为主要青铜器藏家。

他深刻认识到:“古董商成功之道在于与私人客户洽售上乘佳器”。他曾购入中国南宋官窑仿古琮式瓶,后售予鉴藏家広田松繁,最终捐赠东京国立博物馆。

坂本五郎1960年首度离国出游,当时参与伦敦拍卖的日本古董商或藏家极少,不懂英文的坂本是其一,此后20多年往返欧洲上百回,在海外屡创中国瓷器拍卖纪录,被欧洲人誉为“小拿破仑”。

他在伦敦购下嘉靖五彩鱼藻纹罐(现藏东京畠山纪念馆),为《泰晤士报》报道。 战后第1位见于该报的日本人乃首相吉田茂,坂本是第2人。

凡坂本认定的拍品,他一定会拼尽洪荒之力,说过: “我为能自许乃战后最勇敢的器物买家而骄傲。”1972年他拍下元代牡丹罐,刺激了市场价格开始飙涨。 坂本五郎跟美国古董商兼藏家安思远都对中国古董臻品情有独钟,不惜重金入藏重器,古董并非藏而不卖,只要价格合适,同样会出手。

他们也对藏品捐赠毫不吝啬,坂本捐赠亚洲各地艺术馆,将一生累积的“目利”之艺流传百世。1952年,他向中国国家博物馆捐赠一件南宋花式漆盘。1968年用母亲名义馈赠东京国立博物馆10件商周青铜,乃日本战后最大规模的一次捐献,包括兽面纹三羊大口尊等重器。

1 985年,他向台北故宫捐赠宋黑漆方盘和宋葵花式漆盘。2002年捐赠382件古铜器予奈良国立博物馆,都是清末民国流往日本的文物。2007年捐磁州窑白釉盆给台北故宫。 苏富比中国艺术部主管仇国仕2014年撰文记述,一次周末与坂本登高,尽力配合他轻快脚步,穿越森林,抵达空旷之地,俯瞰狭长山谷,跟他伸展四肢,扭动肾部10分钟,端直身子,双手按髋,胸膛鼓张,高声大呼:倾尽全力,勇往直前!

他犹记得,坂本对待自己的收藏,凡是有善可陈之器,均对之恭谨不已——卸去风吕敷(日本传统包袱布),松开外盒的绳结,从中取出内盒,再解结,打开,全是恭恭敬敬、不慌不忙的。坂本一面凝视即将拍卖的汝窰洗,一面脱下鞋履跪下仰望片刻,坐下沉静细观珍赏,数分钟后才怯生生伸出双手,抚触古物。

人难百岁,坂本五郎生前计划本月13日与纽约苏富比举办“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高古”拍卖专场,释出珍藏,不想已等不到这台戏上演。相信此场拍卖会与安思远拍卖场一样火爆。 (本文刊在8月31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凡坂本五郎认定的拍品,他一定会拼尽洪荒之力,说过:“我为能自许乃战后最勇敢的器物买家而骄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