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更要坦诚以对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新慧

上门找多年的美发师时,他总是提醒要坦白跟他说我对发型的喜好和要求,也不时会唠叨一些顾客喜欢说“随便”,或在理了发声声说“很好”,其实心里又另有一些想法或意见。他不喜欢这种假善意,宁愿顾客坦白,以免最终顾客不开心,他更不开心。

“做头发前和做了头发之后,都要坦白跟我说,我才能清楚你们的要求和意见,我也才能不断进步啊!”

他的坦率性格总道出许多简单不过,但不是所有人都同样实践或接受的为人之道、为友之道。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接受坦诚的意见和批评, “因为不好意思”“怕伤害对方”,于是就有美发师说的“假善意”“假反馈”。在他看来,这反而是误人误事,因为错误估计和误判,就这么产生。 小至个人对个人,商家对顾客;大至个人与社会,政府与人民,国家与国家间,一切的处事之道与游戏规则,都必须能营造足以维护和谐和平共处的永续生态环境。坦诚相见,坦然以对,都是为能传达与把握最准确的信息,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解、曲解而引发误判的行为,最终造成不必要的甚至灾难性的深远后遗症。

一家外国通讯社昨天报道新加坡怎么受兹卡疫情影响时,提到许多焦虑的父母不敢让孩子外出,连这阵子四处拿着手机捉精灵的Pokemon Go迷也有所 减少;一些超市和药店售卖的驱蚊剂补货又断货;以及一些分析师担忧兹卡疫情若持续,加上烟霾若又来袭,会影响本地零售商和旅游业,同事有所感触地给这报道做了个“三烦”关键词:店商烦,父母烦,Pokemon Go迷:更烦!

抗蚊、抗疫情、抗烟霾和反恐,都需要政府对人民,以及政府与政府之间公开透明和坦诚地告知,传达必要和准确的信息,以促进对疫情与防范的正确了解,增进全社会及跨国的合作。这种人为而又容易在社区与跨域传播的灾害,封闭消息、足不出户和只依赖政府行动,即使国家投入大量资源,都不能有效尽快减少扩散和控制对经济与社会的影响。最最关键,还是个人须负起责任,在住家、工地和办公室不养蚊子;在亲友社群间不以讹传讹散播病毒和疫情的错误信息和谣言;更不要成为恐怖分子的帮手,不假思索地转发他们招募“战士”的行动和极端思想行为。

坦诚沟通,坦然以对,也要认真以对。沟通,既然是为增进了解、扩大求同存异与共处的空间,这是各方都需要的努力。

诚然,坦诚相见、坦然以对的文化并非速成班能建立,必须有良好和持之以恒、并不断改善的沟通机制来建立长久而巩固的诚信,增进对坦诚与坦然以对的自在。这当中,情和理都缺一不可。法理和法制因此也是建立有效沟通、坦诚磋商与深化诚信的必要机制,这尤其对企业,多元社会、以及日益复杂的地缘政治与环境而言。

我们不能浪漫地假设出任何事务与状况,一个情字就可解决一切,即使法外情也有一定依据和基本原则来进行磋商和判断。

一般而言,国法和国际法的设立, 都是为明确规范损人利己的非法行径,进而建立高诚信与维护能坦诚磋商与共处的大环境,最重要的是减少因人而异、因心情而异和因地方与权势大小而异的不规范处事标准,双重标准。

各种游戏规则也许会因为、也需要因时局和环境改变而做必要检讨更新,但有法律和执法依据的游戏规则要更换更新,或有跨域的经贸等国际争端,就有助减少单方说了算的情况,也不会允许企业和任何政府就所磋商的承诺签空头支票。 俗话说法律是为不守法的人设的,我们当然都希望我们的国家和世界有越来越多通行无阻的绿色通道,少点条规,多点自由空间,但这需要每个个人和每个国家的努力,自己别成为必须设立更多管制的害群之马。

本地职总平价超市为减缓手推车一直被公众随意带走并丢弃的问题,最近特在情况严重的裕廊坊派人展开宣导和劝阻行动,鼓励公众主动归还手推车,而不是擅自推回家后又随意丢弃在组屋底层、水沟旁,甚至是草丛中。这样的新闻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我们社会若要少一点罚款和管制,除非己莫为,莫让自己促成另一刑罚或管制的设立与加重。 台湾东森新闻最近轻松报道了台北、台中和台南的电单车骑士,骑风不 同给路人和其他公路使用者造成的困扰:台北骑士性子急,一定要争交通绿灯刚亮就“零秒神起步”;台中骑士喜欢在马路上“曼波起舞”,不是左右摇摆就是左右穿插于车间;台南骑士则把红灯当灯饰,红灯时大家照行,以致于绿灯时反而不敢马上走(怕闯红灯的骑士撞上)的怪象。视频上传后引起从北到南台湾网民的纷纷议论,有的不加否认自我调侃,少数为南北不同地方情与文化辩驳。一名网民感慨地说:这不应该是则娱乐新闻,多少电单车骑士为自己或别人的胡乱骑车行为送命,这报道应是让大家好好反思才是。

坦诚沟通,坦然以对,也要认真以对。沟通,既然是为增进了解、扩大求同存异与共处的空间,这是各方都需要的努力。

我相信我的美发师要听真话的诚意。“就像两个好朋友,如果彼此的交情还停留在客客气气的阶段,我有意见或想法不说,以为这就能和和气气相安无事,其实是弄巧反拙。因为如果他多年还不了解我,或对许多事务不理解,行为上出了什么差错,那是我的责任,不是他。因为我没给他机会听真话,知道真正情况。对人要保持敏感,但too nice,就是虚假,就是假善意。” (本文刊在9月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