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委员会:新总统竞选机制不抵触唯才是用原则

My Paper (Chinese) - - 第1頁 - 黄伟曼蓝云舟

即使是只保留给少数种族参选的总统选举,准候选人仍必须像公开选举中一样,符合严格的竞选资格。宪法委员会因此认为,在没有刻意降低总统门槛的情况下,它所建议的新竞选机制不会抵触唯才是用原则。

由大法官梅达顺领导的宪法委员会在考虑了不同建议后,在民选总统制改革报告中将保障每隔一段时间有少数种族当选总统的“保留选举”制,形容为“最好的机制”。

这项机制可以确保每7届总统选举中,至少选出1名马来族总统与1名印度族或其他族群总统,因此委员会认为,机制设计不但不特别保障某个族群的利益,还涵盖了多元种族主义与平等原 则。

另外,委员会也指出,该机制遵照“自然夕阳”(natural sunset)原则,一旦种族因素在选举中的效应式微,在以华族为大多数的社会里,公开选举也能有少数种族总统能当选,“保留选举”机制就无须启动。

“这表示我们可以在避免竞选制度变得过于规范的情况下,有效确保所有种族都有机会担任总统。”

至少每7届选1名少数族裔总统

为保障少数种族能有机会出任总统这个国家最高职务,宪法委员会建议,若连续5届选举没有某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6届将只保留让该族群竞选;只有当没有合格候选人时,选举才会开放让其他族群代表竞选。

不过,在今年4月至5月举行的4场 公开陈述会中,不少学者就反对这样的机制。大多数持反对意见者认为,任何“保留选举”机制都是与唯才是用原则相悖的平权措施( affirmative action)。

委员会在报告中反驳这个论点,认为只要维持总统资格标准,学者的论述就“很难成立”。“此外,既然候选人的种族可能影响部分选民的抉择,能力最强的候选人也不一定当选机会最高。”

委员会认同新加坡应继续向往成为一个不论种族与肤色的社会,但它在报告中指出,社会目前仍未发展至这个地步,要达到目标还须多久也是未知数。因此,在争取进步的当儿确保每一个族群都能有机会担任总统是“当务之急”,也是合理的做法。

“即使无法产生认同,这仍是我们 必须接受的现实。”

至于以保留选举的方式确保少数种族当选总统可能被视为是敷衍少数族群的象征式调整(tokenism),宪法委员会承认这是可理解的顾虑。但它也进一步指出,不论竞选机制如何重新设计,这样的观感将无法完全消除。

“最后关键还是取决于候选人就职后是否能以行为展现总统应有的庄严,以此争取选民的尊重。”

政府将于本月15日发表白皮书,回应宪法委员会对民选总统制的提议。

代总理张志贤昨天就宪法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发表声明,透露这一点。张志贤说,政府将在发布白皮书后,在国会提出宪法修正议案。

他也指出,法案进行二读时,议员们将有充分机会就民选总统制进行辩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