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新谣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康秀金

记忆,是一个人对过去活动、感受、经验的印象累积,不受制于时间。所以,才有“记忆犹新”这个贴切的形容词。

近年,大家都在“掏”出过往记录的感觉,这个暖心的感觉,让曾“冰镇”的新谣再次热起来。

80年代,新谣是年轻人的创作,是青春生活的记忆,当时,大力推广的报章与电台,发挥着相辅相成的作用,新谣顿成燎原之火。新谣节、新谣 创作营、新谣比赛,如雨后春笋。但, 90年代,新谣突然成了“陌生词汇”。

日前访问“弹唱人”的蔡忆仁,聊天中谈及新谣到了90年代末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飘走”了。他说,当时他也不明其中原因,怎么当年的观众都不见了。

可是,近两三年,新谣热潮再起。他才知道,原来过去30年,喜欢新谣的都投入社会为事业和家庭努力打拼,再怎么热爱新谣,也只能库存在记忆中。但,近几年,大家经济有所成、儿女也已成长或步入 社会,生活担子轻了,自然而然想找回过去的感受……

所以,新谣热再次燃起。社区活动上,也听到了新谣……早期脍炙人口的新谣歌曲,再次响起,如《细水长流》、《邂逅》、《小人物的心声》、《麻雀衔竹枝》和《新加坡派》等,连新谣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都感动到“红毛派”(受英文教育者)。以新谣为背景的电视剧《起飞》,更乘热搬上舞台、成了音乐剧。

今年的“明天新谣系列”,蔡忆仁就以“回到最 初”勾出大家对新谣的感情。这感情,就是如醇酒那样存放多年的记忆。

记忆是宝藏。在对的时机“掏”出来,记忆就能缔造另一个吸金、吸睛机会。

无可否认,新谣需要注入新血,才能让这记忆升华,而不是随着一代人生命的结束,走入历史。说传承太沉重,我赞

记忆是宝藏。在对的时机“掏”出来,记忆就能缔造另一个吸金、吸睛机会......

成蔡忆仁所说新谣需要传唱,让新一代的年轻人接棒,延续香火。

不要说时代不同了,相反,不同的时代会孕育不同的歌,一个属于我们几代人甚至世世代代传唱下去的歌。

这是我们的新谣,代代记忆犹新。(本文刊在9月14日《新明日报》·新闻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