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光碟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音乐光碟已渐成古董。北京一家音乐店,有张张国荣的《红》专辑光碟,你知道售价多少?近4000元人民币,那是差不多700新元。店员说那是绝版光碟,而且未开封,还有张国荣签名,已是珍藏品。店里其他音乐光碟的价格也都今时不同往日,最少几十元起跳。店主说:“音乐光碟被数码音乐取代,现在还会买的,都为了收藏,就像黑胶片。”

在本地仅存的That CD Shop,一张五月天最新的单片音乐光碟叫价超过40元,是以前单片音乐光碟价格的双倍。店主说音乐公司不再分销,他得自己从外国进口。

是的,音乐光碟已晋升如同黑胶片一样的“地位”,稀罕、少量,一面市,甚至是还未推出,已成珍藏。换言之,不论新旧都即刻成为古董。这么一看,我算是古董人,不看电子书,仍看实体书。虽然也从网络看视频听音乐,但对喜欢的音乐专辑,还是坚持要买实体光碟收藏。总是觉得数码无影无形,不知存在哪个空间,随时可能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事实上,世界各大城市已没有多少音乐光碟店面,在美国已经找不到Tower Records和Virgin Records的踪影,伦敦的HMV只剩下一两家,香港也只有“香港唱片”和HMV还在坚持这夕阳行业,台湾除了诚品,仅存的一些音乐光碟店也门可罗雀,上门的大概只剩我这种老派一族。

更可怕的是,各大车行近年推出的新车,车载音 响系统已经不再有光碟播放机,要听自己的音乐,就得插入USB或连接手机,我一大堆音乐光碟再也不能在车上播放,就像当年卡带播放机逐渐被淘汰一样。

有时觉得自己开始过时,但很不甘心被科技逼走到时代边缘。

毕竟,这些年来对新科技都有浓厚兴趣也很顺利融合其中,对电脑、智能手机、新颖科技和社交媒体都略有心得,使用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不过,喜欢新鲜事不代表就得舍弃旧的一切,我相信这个世界够大,足以容得下种种的不同,虽然我总是不明白为何还是有许多人心眼太小,只因对种族、宗教及政治的理念不同而自相残杀,导致天下纷乱。

有些原则我不愿妥协,就像我外在看起来也许时尚,但骨子里还是对某些传统有所坚持。

我可以染发戴耳环穿破烂牛仔裤,引来老一辈的不屑与批评,但我坚守孝道,过年过节尽可能花时间与家人共度,也不会做一些与年龄或心境不符的事。但在这过程中,一举一动偶尔难免被时代洪流挑战, 要如何从中取得平衡并不容易,那是一个得付出努力、用时间经营,才能有成绩的任务。

时移势易,你我怎样都会在属于自己的年代中随着社会的进步在各方面自我提升,但我希望还能保留一点自己,而不只是做一片随波逐流的浮萍。安慰的是,我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这音乐光碟趋势的古董收藏家,家里光碟相当多,不少还有歌手或音乐人的签名,看来下辈子不必太愁。

(本文刊在9月21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时移势易,你我怎样都会在属于自己的年代中随着社会的进步在各方面自我提升,但我希望还能保留一点自己,而不只是做一片随波逐流的浮萍。

北京这家店将音乐光碟的价格炒得吓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