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不愠不火的温度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绍桐

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灰蒙蒙,偶有雨丝。原已盘算在高空欣赏日出,但随之而来的着陆,让我的“日出梦”立即幻灭。什么?我就这样抵达赫尔辛基?太……突然了吧?

空荡荡的机场,零星的飞机四散着,也没有传说中的白雪皑皑。赫尔辛基送给我的见面礼还真冷漠啊!无怪乎,这里日照不如赤道,晴天犹如传说,阴郁也是一种常态吧。

这座迎接我的北国第1站,其实也只是这趟旅程的中转站。没有太多攻略准备,掐着手上仅有的十几个小时,我怀着随遇而安的精神,准备在赫尔辛基来个轻旅行。

怎知在地铁站就让我碰一鼻子灰:怎么买票、怎么刷卡,完全摸不着头脑。问了几名搭客,都面无表情,一问三不知。噢,赫尔辛基,这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芬兰堡充满了历史积淀,被时光凝结于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