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教堂 粗旷而温润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回到赫尔辛基闹市,想体验搭电车。轨道在柏油路和石板路上纵横交错,短暂交织后又朝各自的方向奔去。

下车后仍不见目的地,拿着地图一脸茫然,冷不防一句“where you want to go”从背后响起。只见身后的大叔散发着浓浓的酒气,大胡子、啤酒肚、红眼睛,让人怀疑他是否在说醉话。

他重复一遍,原想摇手道谢立马逃离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回他“Rock Church”。

他不假思索地指向一方,认真的样子不像在糊弄人。我朝他的指示走去,没想到他继续跟来,还带我走了几个街口才愿意“放过我”。对这位其貌不扬的好心人,我久久回不过神,毕竟领教了芬兰的冷漠后,对这突如其来的帮助,内心不能自已啊!

岩石教堂坐落在山岭上,平平无奇的外观让我差点和它擦身而过。但如芬兰人闷骚的个性,在甫踏入教堂的那一刻,就被其宏伟壮观的内涵震慑住。

顾名思义,教堂是由天然岩石凿成,圆形的剧场设计,挑高的圆顶,自 然光线由边缘的天窗洒下,光束投进室内,温柔地呵护这座粗旷的石造教堂。

石壁上镶嵌着烛台,点点烛光在风中摇曳而不灭,象征希望,点缀着冰冷的岩石。中央圣坛有人正在演奏,轻快的爵士乐在教堂内自由回荡,将尘世间的烦扰、喧嚣一一隔绝在外。

沐浴在阳光下,被朴实又温润的巨型花岗岩环抱,仿佛身处自然,与上帝对话。心灵得到沉淀之余,我终于感受到所谓的岁月静好,简单而真实。

走到岩石教堂外,绕到教堂背面登高望远,有种伸出手就能触碰穹苍的错觉。天空是一片澄澈无瑕的婴儿蓝,飘荡着无忧无虑的云彩。正在下降的气温提醒我太阳已逐渐西沉,是时候登上下一班车朝极地奔去……

趴在火车卧铺上,看着眼前疾速倒退的景物,我对这座仅认识了十几小时的城市有些依恋和不舍。或许我们误解了赫尔辛基的冷漠。她低调而内敛,质朴而和谐,总在各个意想不到的角落里保有她不愠不火的温度,足以让人在不经意思念起她时,心底漾开阵阵暖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