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足利花园赏紫藤花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清柘

在成田机场的长途客车柜台买了车票后,我们夫妻俩先在机场购物街随意绕了一圈,再到机场外的候车站排队。上车后才发现,包括我们在内,车上竟然只有6名乘客。看来足利市每年虽然铆足全力宣传足利花园( Ashikaga Flower Park),但对东京的多数游客来说,那儿“不是他们的那杯茶”。

3个多小时后,在斜阳夕照里,客车终于缓缓驶入东武足利市。

下车后急忙赶到车站北口的新宫酒店办理入住。尽管窗外的景致漂亮,但我们放下行李后就奔回东武足利站的南口,正好赶上最后一趟的特别接驳巴士,在暮色苍茫里前往位于富田(Tomita)的足利花园。

如此十万火急、行色匆匆,说穿了就是为了一睹150多岁的大紫藤,以及那伸延开来的大藤棚如何在夜灯下演绎和诠释一部生生不息的物语。

可惜东武足利市毕竟是个小城镇,夜幕垂下后亮起车灯的一部部车子,就如蜗牛爬行般都沿着唯一的一条小公路,朝着足利紫藤花园驶去。

看着那些慕名而来的车流和人流,结果原本20分钟的车程,我们的接驳巴士竟花了接近1小时多才抵达目的 地。

下车后,我们跟着人群朝着足利花园大门口快步走,因为9时一到,花园的门就会关上。

买票后进入花园,先是经过一处十分拥挤的花卉展卖场,再往前去,眼前的人海花海如潮涌,让人目瞪口呆。

有生以来首次看到如此壮观多彩的紫藤花展,本来还想循着指示图慢慢走、慢慢看,但毕竟时间匆匆太无情,只好选择走曲径、绕池畔、过小桥、再登岸,朝那株大紫藤直奔而去。

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这株繁花似锦、紫流如瀑的大树前,竟有一种“相逢恨晚”的唏嘘,心中冉冉升起一股“我来晚了”的喟叹。

尽管好几盏大聚光灯,炽热似火的对着她照,但她根本就不把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垂青搁在心头上。

静静地伫立在那块众目聚焦的土地上,一副兀自沉思、物我皆忘的神态,对于四周的照相机、摄像机、闪光灯以及某些游客的赞叹和喧闹,更是毫无反应,更不怨怼。

霎时,想起“宠辱皆忘”4个字,可惜芸芸众生的我们,就是无法像她如此洒脱、如此笃定。要不是清风徐来,串串紫藤随风轻轻飘荡,真怀疑我们这些自作多情的旅人,是否倒成了晚春花园里最煞风景、最多余的“展示品”。

拍照、再拍照,摄影、再摄影,时间可绝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游人终究只好依依不舍成群结伴地离去,把所看到的最美丽,永远留在心坎里。

离开前,看看园里四周灯火依旧通明,还有景致各异、引人入胜的紫藤簇簇,争妍斗丽地尽情绽放,炫耀着各自的美艳和绚丽,尤其那座挤得水泄不通的小桥上,那随风摇曳的小紫藤,也盛开得耀眼夺目、不遑多让,让多少爱侣痴痴地瞅着风吹紫藤心摇荡,卿卿我我的舍不得离去,倒是桥边不远处的好几 丛紫藤更娇媚,还有绿叶无言的来相伴。

想想,也是,所谓各花入各眼,有人为了盛开的樱花,一路从南九州追到了北海道,但也有像我们这样的旅人,只为了一株百多岁的大藤树,还能盛开出如海如瀑如帘的紫藤花,一抵达机场后就二话不说地直奔足利而来。

难怪有人说,旅行让人变得宽容,也让人变得痴狂;旅行可以是一种自我疗愈,也可以是一场迟来的自我教育……

挤得水泄不通的小紫藤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