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主义的可能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陈宇昕

马来西亚在野的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自去年初因“鸡奸案2.0”入狱以来,仍发挥其政治影响力。几次因其他案件暂获出狱上庭的安华,继续存在于公共视界之中。随之上演与亦师亦雠的前任首相马哈迪的大和解,接着又与前副首相慕尤丁密谈,商讨来届大选对策,安华始终靠着个人影响力,联系着脆弱的反对党势力。 民联上届大选赢得多数票,却未能在国会议席上取得进展,功亏一篑。

随着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逝世,伊党保守派接受巫统善意,与民主行动党渐行渐远,最终导致民联名存实亡。伊党开明派只好自立门户,成立诚信党,促成希望联盟,却始终缺乏基层支持,来届选情亦不被看好。

执政党方面,首相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中反而巩固了势力,驱逐马哈迪派系。如今马哈迪与慕尤丁下野,成立土著团结党,打算与反对党阵营合作。这一变化,改变了反对党阵营走向多元种族政党发展的格局。

之前有人乐观以为,在排除伊党后,反对党阵营终于来到多元种族、宗教的格局,不过在政治利益驱 至于马哈迪与安华的握手和解,其效益无非媒体的歇斯底里。

就近的例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当时的台湾总统马英九握手,里程碑式的历史事件,结果国民党在总统选战之中仓皇落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成为台湾首任女总统。里程碑是里程碑,选情是选情,也许握手反倒引起民间更大的反感。

果然强势的马哈迪很快反客为主,率先抛出慕尤丁为首相人选的课题。安华权衡利益,还是决定与马哈迪合作,但仍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

如今在功利主义驱使下,民主正义的理想恐怕只能放在一边。 上届大选之后的局势发展,早已冲击了净选盟这8年来致力推动的公平选举议程。去年的BERSIH4.0就因为要求纳吉下台而引发诸多争议。这势必也将动摇来临11月BERSIH5.0的影响力——到底是要继续妖魔化纳吉夫妻,打倒大魔头?还是全力推动制度改革?

打倒纳吉是马哈迪派系的目标,制度改革是之前民联的共识。

如果来届大选反对党阵营胜出,达到推翻纳吉的目的,难保马哈迪派系翻脸不认人,重返巫统。 就在人们困顿之中,国阵政府果断出手,在推动一系列限制人权、放大执政者权力的法案后,新的选区划分建议出炉。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的班底谷国会议席、前霹雳州大臣尼萨的章吉遮令州议席、前雪兰莪州大臣卡立的联邦直辖区国会议席、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振林山国会议席等,都遭遇“杰利蝾螈” (Gerrymander,指选区划分方式专为某方选举利益而设计)毒手,反对党议席恐怕不保。

眼看30天反馈期将至,如果反对党阵营与净选盟无法阻止新的选区划分,来届大选执政党可说已是优势最大化。

另一边厢,与马哈迪、慕尤丁同时被驱逐的巫统前副主席沙菲益如今回到沙巴老家,准备另起炉灶。参考砂拉越土保党多年执政的成功例子,沙菲益或将统合本土势力,挑战巫统近20年在沙巴的统治地位,后市看俏。

此外柔佛皇室近来提出柔佛民族的概念,也成功凝聚人心;槟城首长林冠英向来也以“槟城子民”召唤集体无意识,说明现在的政治格局已转向地方。国族主义正在松动,如何以地方主义化解种族和宗教区隔,或许是一条新的出路。

州政权才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 (本文刊在10月9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国族主义正在松动,如何以地方主义化解种族和宗教区隔,或许是一条新的出路。使下,伊党继续成为各方拉拢的对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