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诱惑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范晓琪

继“世纪之握”后,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最近表示,他和其政治宿敌、前副首相安华已经和解,2人之间再没有任何怨恨。

安华认为,马哈迪的这番谈话,对国家未来的政治局势是有利的,并称“很高兴他能这样说”。

从安华的回应,不难发现,他在意的是政局的发展,而非2人之间是否还有芥蒂。 如果说安华已经放下对马哈迪的怨恨,恐怕没多少人会相信。当年那个一手把你推入地狱的人、那个口口声声说你犯下鸡奸罪,害得你家人蒙羞、迫使你夫人不得不“代夫从军”的人,如今告诉大家,你们已经冰释前嫌,你会信吗?想必安华也心存怀疑吧?

然而形势比人强,安华与马哈迪联手已经成为唯一的出路。在巫统内,马哈迪手上已没有可用的人,来实现推翻首相纳吉的目的。前副首相慕尤丁被革职下野后,实力已大不如前,单靠他并不能帮马哈迪实现心愿。

对外寻找有共同目标的新伙伴结盟,是马哈迪仅存的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安华是他“不得不”的选择。对安华而言,和昔日仇敌合作,又何尝不是“不得不”为之?

很多人认为和安华合作,是马哈迪扳倒纳吉的最后机会。其实,这也是安华能否坐上首相宝座的最后 机会。 2013年马来西亚大选,以安华为首的在野联盟人民联盟(民联),在民间一片“Ubah”(马来文“改变”的意思)声中,仍无法达到改朝换代的目标。当时舆论就表示,安华和首相大位只怕是今生无缘了。

但政局总是瞬息万变,马哈迪铁了心要拉纳吉下台,为此不惜和安华“一握泯恩仇”。局势如此发展,倒是给了安华另一次机会,再度燃起他一圆首相梦的希望。

上周三(12日),安华向法庭申请司法审核其鸡奸案判决。当时联邦法院五司没有即时裁决,而是保留判词择日再判,为安华的命运留下悬念与遐想。

如果联邦法院五司最终推翻自己的判决,改判安华无罪,安华不但能即刻被释放,还能够参加来届大选。 和马哈迪及他的土著团结党相比,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自然是更愿意支持安华及其人民公正党。换言之,如果马哈迪的政党加入在野联盟,并在来届大选中一举打败国阵,在野党领袖自然是倾向推举安华为新任首相,而非91岁高龄的马哈迪,或曾是巫统鹰派的慕尤丁。

按目前的形势来看,安华没有理由拒绝马哈迪所伸出的橄榄枝。所以,不管过去有多大的仇恨与屈辱,为了梦寐以求的首相之位,安华都能暂且放下。

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类忍辱负重的事,越王 勾践卧薪尝胆、韩信的胯下之辱,都证明人们尤其是从政者,在自己的“大事业”前,都能牺牲尊严。 只是,马来西亚的政治复杂得很,就算在野阵营真的因为安华和马哈迪的联手而赢得大选,局势也不一定就此安定下来。马哈迪之前毫不讳言,他属意的首相人选是慕尤丁。如果在野阵营真的胜出,而安华被推举为首相,只怕并非是马哈迪乐见的事。

说不定到时,纳吉离开巫统后,马哈迪会再带着慕尤丁和土著团结党的人重返巫统,让巫统及国阵再次执政。

其实,不管是对纳吉或安华而言,马哈迪始终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投注在他的身上风险太高,但潜在的回报却又太诱人,让人无法自拔。安华若和马哈迪联手,可说是孤注一掷,能不能成功,只能拭目以待。 (本文刊在10月1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其实,不管是对纳吉或安华而言,马哈迪始终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投注在他的身上风险太高,但潜在的回报却又太诱人,让人无法自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