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展出样品

My Paper (Chinese) - - 设计 -

说起死亡,无宗教信仰的王正伟(Fabian Ong)爱问:为什么?

这名23岁、戴着眼镜的高挑3年级设计学生说:“每次去拜祭祖先时,家人怕我们插错香、拜的方法不对,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得到的答案总是:别问这么多,跟着我们做就是。这给了我一个感触:将死亡视为禁忌只会让我们的心与往生者越来越遥远。”

王正伟与伙伴从旧日扫墓的仪式得到灵感,采用意大利云灰石设计出骨灰牌位,拜祭者要用清水轻拭牌位,亲人的遗照才会显现。

他解说:“云灰石干湿时呈现最大的色差,在刻制牌位时让其他部位防水,亲人的照片在擦拭时遇水显现,像是来跟我们打招呼,水一干影像就消逝,如梦一场。这设计也让骨灰塔沉淀在一片安详的灰,牌位号码刻在侧边,不像现在一张脸瞪着生者,给人压迫感。”

设计《亲》后,让王正伟更平静地面对祖父的逝世,也让他的家人敞开心房讨论死后要的安葬形式。 “隔阂”是促使 岁的杨然与她的伙伴设计骨灰碗的主因。她与同学在讨论过程中,列出许多人们对骨灰的禁忌: “好比骨灰瓮不能透明,不得见光;大部分人将骨灰安置在离生者很远的地方。我们生前如此亲近,死后为什么一定要阴阳相隔,设计防线相隔?”

在搜集资料过程中,杨然发现中国历史悠久的骨瓷,原来是将猪或牛骨灰加入瓷泥烧制,以增加瓷器的透光度与玻化。

人体在1250℃烧成骨灰,跟烧瓷的温度相近,便想到骨灰碗这个概念,让亲人化为骨瓷碗,融入生者的日常,代代留在家里。

杨然说:“经过计算,1个人烧成约1公斤多的骨灰,融入瓷土恰好烧成8只碗,圆直径12公分,半圆6公分,盛上饭后就形成一个圆满,8只碗也象征如意吉祥。有人觉得,将往生者跟吃挂钩很恶心、不尊重,但我跟妈妈提起这个概念时,她不但不抗拒,反而觉得很好,还说:妈妈希望能留在家里,让子孙们使用。” 你生前的声音是怎样的?你走后有什么话想对亲友说?这具有留声功能的骨灰瓮每一次抚摸,即能透过感应科技,播放往生亲友预录的话语,放张照片在旁,实实在在让往生者“音容犹在”。 《念记一刻》设计师: Png Qihui与Glenda Yeo将骨灰融入其他成分做成钟摆,每轻轻摆动一下,便会启动像心跳一样的闪光,将死亡难以承受的重,化为轻盈、诗意的缅怀。《生之基石》设计师: John Zheng与Desiree Lim将骨灰制成骨灰鹅卵石,方便亲人携带、安放。若往生者生前爱云游四海,亲人还能将他们带到海角天涯安置。《飞离》设计师: Ng Yin Lin与Ellvixson Yap将骨灰植入米纸,在海葬时更轻易抛洒到空中。当往生者在蓝天白云间飘飞,那感人又诗意的瞬间,亲人的眼睛都被不止的眼泪模糊。

《念记一刻》将骨灰融入其他成分做成钟摆。(龙国雄摄)

《亲》让生者通过轻拭牌位,显现亲人的遗照。(龙国雄摄)

《生之基石》将骨灰制成骨灰鹅卵石,方便亲人携带、安放。

《留声》透过感应科技,让生者听到往生亲友预录的话语。

《飞离》将骨灰植入米纸,抛在空中时既感人又诗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