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更好的工作才最好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何惜薇

我常光顾的按摩中心,最近雇用了个30来岁的小伙子。由于中心自老师傅离职后,有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出现过男性脚底按摩师,而这名新丁还是本地人,不少顾客于是向他问长问短,希望了解他为何从事这份大家心目中的“苦差事”。

他告诉我,他中学辍学后过着“三天捕鱼,两天晒网”的日子,没有一份工作做得长久。他后来意识到要安定下来,就必须有一技之长,于是决定修读水疗Spa服务新技能资格(WSQ)证书课程。据他分析,按摩师的薪金和专业程度都胜于当侍应生等,而他选择到规模相对大的按摩中心工作,就是看准中心要求按摩师身兼多职,有更多学习机会。

除了按摩,他还得用电脑更新顾客使用按摩配套疗程的记录,为顾客预约,以及负责本身的班表等等,基本上是取代了接待生的工作。 刚过去的星期一,听着人力部长林瑞生强调我国应着重创造高质量的就业机会时,我不禁联想到这名按摩师。

本地人就业增长放缓近期备受关注。在2012年至2014年,我国劳动力 每年平均增加约22万6000人,平均15万3000人退出就业市场,若将自雇者考虑在内,每年净增幅达7万3000人。但在去年,加入劳动力的本地人降至约19万1000人,19万人退出就业,净增仅仅700人。加上今年上半年居民就业人数下滑200个,新加坡在过去18个月里的本地就业增长只是区区500人,情况堪忧。

虽说更多人离职有其周期性因素,例如经济不明朗,一些雇主提前解雇员工,更多人也趁机停工进修,但从每年7万多人的本地劳动力增长,骤跌到去年的700人,这是个值得进一步观察的发展。

再说,前人力部长陈川仁去年在国会上说,本地人就业增长数年里翻了超过一倍,投入职场的本地人,单在前年就增加9万5000人,但好景难以持续。他当时预计,在接近2020年时,随着婴儿潮一代淡出职场、新增劳动力缩小,本地就业增长将大幅放缓到每年仅2万人。这不禁让人怀疑,人口结构的改变,已提前为这个弹丸小国,带来超乎预期的冲击。 幸好在本地人就业增长放缓的同时,失业率并没有急剧增加。在今年6月,本地人失业率达3%,只比过去5年的2.6% 至2.9%稍高。失业人士是指没工作但积极找工作并可随时重返职场的人,一些人会说失业率没增加,不外是离职者不再积极找工作,也就是沦为相信没有合适工作的“沮丧工人”( discouraged workers)。

然而,把本地人就业和失业比率考虑在内的居民劳动参与率,截至去年6月连续4年增加,去年本地的沮丧工人人数(即8700)也比前年的9900人低。

此外,不少人是因为退休而离职,然而加入劳动市场的年轻人,却未必愿意填补他们所空出来的职位。林瑞生重申,关键不再是继续大量增加工作岗位,以致得依赖客工,而是创造更多高质量的工作,来满足教育和技能水平较高年轻人的要求。

年轻脚底按摩师不再只是单纯地想日复一日地做好按摩工作,他还要学习操作电脑,也放眼到国外学习体育按摩术,这就是必须提升工作岗位质量的一 个好例子。 我不久前到日本公干时,下榻酒店对面每天午餐时分都会出现长龙。我断定店里卖的食物一定很可口,也就加入队伍中。一入内,只见10多名食客都站着吃面,在他们跟前的桌子上是汤、鸡蛋和调味料,任由他们食用。餐牌只有几个选择:冷热荞麦面,外加几种肉类。厨师、收银员和侍应生一字排开,就那么五六个人。大家用完食物后就归还碗碟,前后只需那么10多分钟。

这家食肆没有日本料理馆子的典雅装潢,也没有良好的服务素质,颠覆了许多人对餐饮业非得要有浓浓人情味的观念。这正好呼应了林瑞生的说法: “我们在创造工作所面对的挑战,将不再是‘更多工作就是更好’,而是‘更多更好的工作,才是真正的好’。” (本文刊在10月1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关键不再是继续大量增加工作岗位,以致得依赖客工,而是创造更多高质量的工作,来满足教育和技能水平较高年轻人的要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