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电影节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章星虹

近些年,城中电影节电影周一个接一个,让人应接不暇,可谓又爱又恨。

“爱”者,电影节之所以吸引,是能看到常规电影院里不容易看到的艺术片、纪实片。有的片子让人看得心旌摇曳,神往不已,影场出来2人似踩着舞步回家,夜空中弥漫着花香;有的让人看得一头雾水,回家路上各自解读,到头来依然似懂非懂。

“恨”者,是恨自己心志不坚。打开电影排期单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内心折磨。心仪的电影那么多,放映期间又这么短,哪部看得到,哪部赶不上,如何搭配尽量在同一场地多看几场,连同再听一场导演/制作人的演讲? 远的不说,从今年初到现在,就有几次赶场经验:1月新加坡艺术周带来《荧屏上的展览》(Exhibition on Screen)第2季,2个周末赶6部; 4月新跃大学和电影协会主办的新加坡华语电影节, 2周内放映几十部剧情片、纪录片和短片,还附带多场座谈;6月,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放映《他们在岛屿写作II》系列,一个周末看7出……

最记得4月的新加坡华语电影节,节目排期单上有一部势头很劲的香港影片,只能放映2场(后来加多一场),票子开售那一刻守在电脑前的“秒杀抢票”过程,到现在想起来还很刺激。 比起“抢票”经验来,电影节最后的那个星期日更让我们无法“自拔”,从看1场变成4场直落——那天订了国家博物馆黑箱剧场上午11时场的《我们这样拍电影》,片子说的是千禧年过后台湾电影走出低谷的故事。看完出来只见人头涌涌,原来一场“女导演/制作人座谈”就要开始了,《我》片制作人游惠贞、《声光转逝》导演杨紫烨、《金门银光梦》导演魏时煜准备谈谈各自纪录片的拍摄历程。

我们临时补票,留下听讲,愈听愈庆幸自己没错过这个精彩演讲。尤其是魏时煜导演谈她拍摄上世纪 中期香港女影人伍锦霞“霞哥”的传奇故事,现场听众个个都被这个女侠式人物给迷住了。 座谈快到尾声,只听魏导演高声提醒:“接下来这一场,就是‘霞哥’传奇哦!没看过的朋友别错过了!” 人们大喜过望,赶紧补票,我们也不例外,看完后还买了魏导演的书和CD。接着就是晚上8时的闭幕片《阮玲玉》。“这可是重新数码化的版本呢,外面看不到的!”主办人诗专大力推荐,我们听了连连点头……

唉,不是不知道,这世上好电影实在很多,看多了只会“贪多嚼不烂”。可无奈每在犹豫之时,耳边就会有把声音“适时”响起:你肯定不订票吗?不看就错过了哦!每到此时,鼠标就会自行滑到“订票”键……

这不,第13届“新加坡短片精选”(Singapore Short Cuts)本周末开锣,又有好电影要登场了…… (本文刊在10月14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唉,不是不知道,这世上好电影实在很多,看多了只会“贪多嚼不烂”。可无奈每在犹豫之时,耳边就会有把声音“适时”响起:你肯定不订票吗?不看就错过了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