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陷美

对于有心向上向善的更生人,过于泛滥的同情也是一种分别心在作祟,有时只会帮倒忙,令他们感觉受伤。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陈晞哲

日本人在修复碎裂的陶瓷器皿时,喜用混合金银和铂粉末的烤漆方法,经过几道工序将裂痕弭平,此谓“金缮修复术”。陶瓷在经过修复后宛如被赋予新生,裂痕处不但不碍眼,反而呈现出一种“缺陷美”。

访问监狱读书会负责人的那个下午,脑海中一再涌现这种“绝处逢生”的艺术形式,每每在欣赏这类艺术品时心里会有这种感慨: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遗憾的“裂痕”,有些人选择一直让伤疤淌血,有些人则刻苦逆流而上,逆境烙下的伤痕反而焕发异样光彩。

影视剧中的更生人故事总强调被贴标签的无奈,这些前囚犯出狱后仿佛还不能 卸下罪责,要在别人的歧视目光下处处碰壁。现实中,也许更生人最大的无奈就是觅职不易,在顺境中安逸度日的人大多不能明白,一些人的行差踏错并非本性不好,而是身不由己。

仗义每多屠狗辈,犯过罪的人不是个个都十恶不赦,有些人满身刺青,对于行善却不遗余力。尤其是国内外爱护动物的民间组织,中坚分子貌似凶恶,却有一颗柔软的心。看他们出钱出力拯救小动物,甚至不畏脏污和危险钻入下水道施援,比高调行善的人更应获得我们的尊敬。

多年前看过一部好戏《绿色奇迹》(The Green Mile),这部改编自斯蒂芬金小说的电影,将人们对囚犯和黑人的偏见刻画得淋漓尽致,剧本不煽情 却让人垂泪省思:我们凭什么以出身界定一个人的贵贱?当世人在批判印度的种姓制度坑害了多少无辜者时,我们无意中强加在他人身上的观念又何尝不残忍?

剧中的黑人救助被奸杀的小女孩,却被后来赶到现场的白人污蔑为凶手,他被囚在死牢期间发生了很多非自然事件,甚至施展神力治愈了狱警的隐疾。秉性单纯善良的他虽被诬陷,最后却选择缄默地坐上行刑的电椅,也许其貌不扬的他真是上帝派来代世人受过的炽天使,却也同时验证了凡夫俗子的愚昧和不平。

是否该有死刑这个法度,一直是人们争论不休的议题。国外的“废死联盟”主张罪犯也应该有人权,不应被剥夺活着 的权利。然则,谁又能告诉那些被残忍杀害的死者和家属,怎么向凶手讨回公道和生存权?乱世须用重典,有时也是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只希望执法者尽量做到勿枉勿纵,维护正义的天平不要倾斜。

对于有心向上向善的更生人,过于泛滥的同情也是一种分别心在作祟,有时只会帮倒忙,令他们感觉受伤。就像看到一个人尴尬地跌倒,若不能及时扶助,至少不要围观。最基本的人道精神,就是给他们自给自足的活路,让他们有尊严地重新融入社会,疗愈的疤痕可以不再呈殷红色,就像经过金缮修复的陶瓷,辉映人性的缺憾美。

(本文刊在10月23日《新明日报》·新闻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