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恐袭未雨绸缪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邹美琳

006年1月的一个星期天早晨, “北斗星5号”民事紧急演习在4个地铁站和1个巴士转换站展开,超过3000名公众乘客在地铁职员的引导下参与了疏散演习。

这是有乘客首次参与的全岛公共交通紧急疏散演习。为了保有一定的真实感,当局当时没有预先公布确切日期和地点,只说明会在该月首2个星期的一个周末举行。早上演习前,地铁公司先通过列车内的系统广播信息;或许没有留意广播,或是模拟爆炸现场的画面,如伤者残肢和倒塌列车墙壁非常逼真,有女乘客受惊吓而晕倒,也有人以为真的发生爆炸,赶紧联络亲人。 上周,我国全岛各地再次举行了演习,参与机构包括警察部队、移民与关卡局、民防部队、武装部队以及人民协会等超过3200人,是历年来最大规模的反恐演习。

这次的反恐演习也首次加入跨单位巡逻环节,模拟内政团队和武装部队如何展开应急协调,在恐袭威胁级别提高后,到人潮多的地点如商场和地铁站巡逻。除了希望进一步提高民众对恐怖主 义威胁的意识和警觉心,这回的演习更旨在测试各个参与安保单位的应对机制和协调能力,验证联合反恐行动的标准作业程序后,检讨有何不足和改进之处。

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在公共场所巡逻,对国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演习当天目击巡逻军警人员的受访公众,多数都不表惊讶,有的还以为在拍电影,也有不少公众表示,如果恐袭真的发生,他们对于前线部队瓦解恐袭威胁的能力有绝对信心。

只是,当你越放心,警戒心必然也跟着降低。这种抱着“天塌下来也有当局顶着”的安心,恰恰才是令人最感到不安的。

除了鼓励民众参与各种社区小规模演习,也不妨多让公众在不知情下,亲身体验大型全岛演习,巩固反恐的心理防卫。

与“北斗星5号”不同的是,这次历时18小时的演习一直举行至深夜,除了白天的巡逻环节,模拟多个地点遇袭的演习是在“闭门”情况下进行,没有民众参与,相信这是为了尽量减少对民众日常生活和商业活动所造成的不便。

演习可让相关协调单位谨慎做好部署,并从容应对危机,但无论是有组织网络的恐怖分子,或自我激进化的独狼,企图制造恐慌的他们,绝对不会选择人少的时间和地点发动袭 击,真的发生紧急事故时,现场情况肯定更为混乱。

或许有关当局要进一步考量的问题,是除了鼓励民众参与各种社区小规模演习,也不妨多让公众在不知情下,亲身体验大型全岛演习,巩固反恐的心理防卫。根据“剧本”推进的演习,多了一些“不确定的剧情”,才能真正考验各个单位和民众在面临突发场面时,所表现出的协作精神和不向恐袭低头的坚定意志。 当然,基于现实条件的限制,要让所有国人同时参与演习是不可能的,而且更不能过于频密,当局要拿捏得准也不容易;否则国人习以为常,当真的发生恐怖袭击时却不以为意把它当演习,后果不难想象。

随着全球恐怖主义形势的恶化和复杂化,新加坡的防恐策略这些年来已经相应做出了调整,包括今年9月正式启动的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训练国人在恐袭发生时,拥 有应对的技能与知识渡过危机。

政府用心良苦,希望国人了解反恐的重要性,也希望确保每一个人都知道该怎么做,在紧急时刻保持冷静,和按照指示做出集体反应。 政府一再强调,新加坡面对恐袭只是时间问题,张志贤在视察上周的演习后,以近期的区域恐怖威胁局势,再次提醒国人为防不胜防的恐袭做好准备。因为随着伊拉克准备收复境内由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的第2大城市摩苏尔,大批激进分子料将潜回东南亚,本区域的安全威胁无疑会随之升高,我国遇袭的概率只会越来越高。

谁都不想“只是时间问题”的预言实现,同样谁也绝对不能依然存在侥幸心理。事故真发生时是会六神无主还是团结行动克服危机,逼真且具挑战性的演练已成了必备的过程。 (本文刊在10月23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