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台南帆布包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黄向京

距离“林百货”不远的中正路上,走过“度小月”担子面总店,撞上“永盛帆布行”。

这家不起眼的店面窝在灰色老建筑里,店外斑驳招牌依稀可见“来福帆布行”字样。看似家庭小型工坊,几名员工在埋头车缝帆布包。 店里一个玻璃柜吊着一些帆布包款,贴上“永盛帆布制/台南·中正12”商标,基本色调,经典款式,素雅耐看,车缝细致,棉纱粗的硬质帆布厚挺,感觉可以用上一辈子。

向店员询问价格,不敢置信,它竟比日本京都知名帆布包“一泽信三郎”便宜了一个零,自然掏腰包买下长方形草绿包与橘色水饺包。

不留意就漏看玻璃柜侧边吊着一只V布饰泛白长形男款帆布包,签着导演“李安”的大名,店家也没用他的名气大加宣传或任意涨价。整个帆布包手工制作,每只包从提把到饰条,从头到尾 由一人全程制作,特扎实,有质感。台南店家做生意还是老派的老实厚道,甚得我心。

出生台湾屏东县潮州镇的李安,跟随当校长的父亲在花莲、台南成长,就读于台南二中、一中。据网上资料说,李安2002年凭《卧虎藏龙》电影拿下首座奥斯卡时,回台南老家的私人行程中,特地到这家帆布行买了一个盛装他高中岁月的绿书包,要给在美国的儿子惊喜。这个签名包就是当时留下的。 草绿书包,对台南少年人来说,成为青涩青春记忆的密码。

我想,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曾有过一只帆布包与一双白帆布鞋。青春小鸟永不复返,或许中年以后,千帆过尽,身边物散去,在路上的旅人行囊不外乎一只帆布包与一双帆布鞋的简单实在。

府城的帆布业经历百年兴衰。日治时期的台南帆布生意是牛车、卡车上的篷布,用二手军用品来修改。当时帆布袋只有卡其和军绿2色,多半是水泥工、木工拿来装工具用,重厚实、耐磨。后来学校规定使用绿色帆布包,方 正的书包样式成为统一规格,全台皆草绿,使帆布业繁荣兴盛。 台南仍有不少老字号帆布行,最早帆布行为“来福帆布行”,创办于1920年代,以制作书包为大宗。“来福”老板过世后,由3名姓许、姓曾、姓廖的伙计继承, 1956年创办“合成帆布行”。传到伙计儿女一代,各起炉灶,许家接管“合成帆布行”,曾家留在原有的“来福”创办“永盛帆布行”,廖家另开“志成帆布行”。

然而,随着塑胶工业兴起,帆布业面临转型窘境,开始制作遮阳帐篷、洋伞等,但随着零配件与代工厂的迁离,生意萧条。这些台南老字号帆布行在强调文化创意与设计的21世纪,觅得另一线生机──订制手工包。

老字号如“永盛帆布行”布质扎实,式样基本,价格实惠,经李安的口碑,在香港、日本游客间知名度较高,常有预订等待订单。“合成帆布行”规 模最大,式样也多。新牌子如“广富号”更重视品牌的经营,设计多样化,价格相对贵些。

此外,尚有不少小型牌子善于利用台南的优势,推出只此一家的设计,价格也公道,实在是游台南很棒的伴手礼。 (本文刊在10月26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或许中年以后,千帆过尽,身边物散去,在路上的旅人行囊不外乎一只帆布包与一双帆布鞋的简单实在。

台湾漫画家鱼夫绘图“永盛帆布行”。(互联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