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柏斯 写明信片给自己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白鸽空少

给明自己寄片,已不是最信近的事,总觉得,往后在面积有限的雪白卡上,读着旅途中内心对话的字句,是件极度廉价的浪漫。

“去柏斯?哪里普通没刺激,别浪费旅费吧!”“不自驾吗?别傻了!”即使一再被泼冷水,坚信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还是简单地收拾细软,踏上西澳国土。

3月底4月初,炎炎夏日渐消,西澳博物馆与柏斯美术馆外的树木挂满黄澄澄叶子,凉风拂脸,秋天啊,来了!

适逢周末,美食卡车、乐队、街头艺术表演者,在馆外分占席地,各施所长,人们摩肩接踵,用最散漫却不懒的脚步迎接秋风萧瑟时分。

散步吧!别让老天爷赏赐

的这份恩典白费了。从车站开 始沿着海堤,步抵赫赫有名的蓝色小屋,无论远眺近望,确实独有风情。

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小屋,当年由纳特拉斯夫妇买下,几经转手,到了2001年,拥有权又回到他俩儿子彼得手上。经翻修,在天鹅河上矗立将近1世纪的老建筑焕然一新。

可惜啊,慕名而来拍下“到此一游”相片和婚纱照的游客,又有多少知晓柏斯这著名地标的背后故事呢?

脑海烙印天屋海一体美景后,带着明信片跃上火车,出发到古老的港口城市——弗里曼特尔(Fremantle)。

矗立天鹅河守护柏斯近一世纪的蓝色小屋。

秋风瑟瑟的柏斯,一步一景皆令人心旷神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