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弃治疗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陈迎竹

再过一个多星期,我们的世界是会松一口气,还是被迫屏住呼吸,心怀忐忑?按照目前态势看,如果“电邮门”不蔓延成对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的焚身烈焰,美国总统大选应该会在险象环生之后,由希拉莉胜出。虽然她饱受各种政策、人格指控,健康也成为课题,很多国家的领袖以及美国人倒宁愿见她上台,主要原因不外就是她的可预测性较高。

政治的可预测性是经常被忽视的问题,却很重要。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地球历史上影响力覆盖最广的国家,它在政治上的可预测性更加值得关注。共和党的内部竞选机制使特朗普成功出线,在美国引发不少反思,说明这个由林肯等解放黑奴运动家所创建,曾有过许多动人事迹的政党,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已经陷入危机。特朗普在今日世界政经与安全危机处处、中国崛起正面挑战美国地位之际,剑走偏锋又能吸引大量美国基层民众的支持,反映一点:共和党内部还有美国社会顶层与底层之间,在经济、政治和心理上的悬殊与落差,已经到了严峻地步,让许多人宁可闭上眼睛,把国家拖进不可预知的黑暗隧道。

希拉莉一生在体制内做事,所有对她的攻击,她犯下的所有不光彩的事,其实已经长期存在这个体制和国度里;对另一群人来说,即便较少瑕疵的桑德斯应该更理想,但这就是政治的残酷与 “正常”,这些人更在乎、更看重的是希拉莉延续美国作为第一强国的目标明确,对既定政策方针不会出现大转弯的问题。

从世界范畴来看,近年在很多国家出现的政治趋势,让许多人感到担忧。一些政治人物使用刺激性言语赢得选民激赏,他们不属于传统意义下或核心政治圈“孵化”出来的政治精英,在受到广泛关注之前,不属于全国政治的中心舞台,也被称为政治素人。但他们无论在社会的财富分配、移民与就业、医疗与教育等方面,却能准确击中普罗大众关切的议题和核心诉求。这些诉求往往在长期形成的主流政治中,被有意无意或以各种理由忽视,没有得到妥善处理,甚至随着政经环境的改变,社会一部分人的处境反而更形艰困。

民主制度终究也会陷入疲劳,那其实是因为人民的懈怠和无知,以及政客成为一种可以获取丰厚利益的职业后,责任感的丧失。

近年在一些国家蹿红的政治素人,都受到某种程度的期待,甚至在台面上胜出成为政坛新星,从新兴的亚洲国家到成熟的欧洲国家都有,特朗普在民主第一大国的崛起,把这一潮流推到浪顶。然而“看人挑担不吃力”,这些素人政治宠儿却未必能在一段时间之后维持民意的追捧,从台北的柯文哲到希腊的齐普拉斯,都有这现象,其原因不外治理经验、专业知识以及政治视野和手腕的短缺。当然,传统的政治精英也并不是治理成功的保证,他们的失败则往往与对基层的傲慢疏离、形成利益集团的推诿卸责习性,以及失去理想性有关。

于是,理应是选贤与能的民主制度,走到今天引起越来越多的怀疑甚至否定。“民主失灵”变成眼下最响亮的 主旋律。然而笔者长期坚信,作为保障普罗公民个体权利与尊严的民主制度,至今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与价值。它所面对的讥嘲与质疑,吾人都可以从独裁、专制或君主制度中,找到同样困境的案例。因为人类所有制度的缺陷,都源于人性这一非制度原因,而唯有具备合理制衡、依据法律原则、从捍卫个体权利出发的民主制度,可以有效保护个体权利与尊严不被恣意侵犯。否定民主制度者,必然也要同时否定很多个体的自由权利,否则在其他制度之中也无法运作。至今批判民主制度的人,都极少主张或愿意生活在其他政治制度中,因此我们多看到人们从非民主国家迁移到民主国家,却很少见相反的情况。

任何制度都不能陷于僵化,随着社会结构、政治经济环境的演变,制度需要做出及时的更新。历史上王朝兴衰,深层原因莫不都是因为制度的僵化以及所引致的腐败,侵蚀整个王朝的骨架,再由外部的反抗所终结。

民主制度的定期选举,实质意义就在避免僵化,使得政体具备换血、换脑袋、跟上民意与时代步伐的功能。然则在制度的很多微观设计上,需要考虑个别国家的文化与民情,从而带入针对性的具体安排,达到抵制不良作风、引导民众在贯彻与保卫民权的同时,能充分了解 政党与政治人物的承诺与能力,不被政党挟持,也不受政客的宣传糊弄。

然而民主制度终究也会陷入疲劳,那其实是因为人民的懈怠和无知,以及政客成为一种可以获取丰厚利益的职业后,责任感的丧失。1919年德国大思想家韦伯对大学生的演讲《政治作为一种志业》(Politics As A Vocation)就很生动地叙述了责任伦理与道德伦理,对于政治与政治人物的重要性。大哲之忧,正是基于人性在政治上所可能带来的破坏。

制度建设没有尽头,需要持续维修,但具备动力推动维修的,唯有受制度影响的人民,人民的监督则需要对政策充分的理解能力和表达空间。因此在整个制度建设过程中,人民的清醒与务实很重要。清醒是为了看懂政党的作为,不让长期的政治现状(无论是一党或两党垄断)挟持可能的改变与抉择;务实则是要抗拒虚假的承诺,追究落空的责任。

无论叫做民粹或什么,今天世界这一潮流,都不足以令吾人否定民主制度的可靠性。需要清醒认识的,是对民主制度保持信心,在它生病之际,不要放弃治疗。

(本文刊在10月30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