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中世纪古城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新晴

爱沙尼亚, 名字乍看之下好像是哪个非洲国家,这里其实是许多芬兰人喜欢买日常用品和免税烟酒的地方。从赫尔辛基搭乘渡轮到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只需大约2小时。渡轮上有娱乐设施、舞池、乐队现场演唱,我喝着咖啡,看着舞池中的人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欧洲人的确比亚洲人更懂得享受生活和活在当下,换做是我,宁愿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闷着也不愿到舞池里,以免在大庭广众下“献丑”。

无独有偶,我钟情这小城市,或许是因为它保留着中世纪气息,比如在15世纪就开始营业Reapteek药房,开业将近600年,也是欧洲最古老的药房之一。

据说,这药房曾售卖一款用独角兽磨成的粉末,号称能治愈心痛。这间药房如今是小博物馆,摆放着动物标本,有时间可以过来参观一下。

这波罗的海小国,是SKYPE的发源地,官方语言为爱沙尼亚语,塔林的 人口也只有130万左右,却传奇地宣布了2次独立。

我大概在塔林呆了5天4夜,在这个没有大型购物中心,也没有名牌连锁店的地方,我竟然可以呆上那么多天?

会选择到访塔林的人,应该都是比较喜欢平淡的幸福吧。我选择在旧城里的一家小旅馆下榻,这家由日本人开设的旅馆,1个晚上14欧元(约22新元)的床位,附加早餐。

我的房间就在饭厅前,每天早上都是闻着咖啡香醒过来。早餐和晚餐时间,大家都会聚在一起聊旅行等话题。

老板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经营旅舍,除了因为他喜欢旅行、喜欢与人交流,背后其实有段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故事。原来老板在几年前认识一名爱沙尼亚女孩,后来为了爱到塔林落地生根。虽然过程中他放弃了日本的繁华,但来到这里,他拥有了他想要的——老婆、孩子和事业。

大约40岁的老板在塔林管理这家小旅馆,和旅客们聊天,这样的生活是我挺向往的,但我依然在大城市里当任小上班族。

塔林的天气真的会令人冷到发抖。记得我在这里的第2天,因一时大意没带上围巾和手套就跟着业余导游进行3小时的老城游,站着也颤抖着,当下真的想飞奔旅舍取暖。

一个人走在这城市中,偶尔会被伫立着比人还要高的雕像吓到,也常常在街上看到和人一样高的布娃娃。

这城市的特别,要亲身体验才会明白。

在靠近古城的一家咖啡馆品尝热巧克力,享受着平淡的幸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