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变了样?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汉钧

美国共和党房地产大亨特朗普,打败民主党对手希拉莉当选总统,是一只比英国脱欧还要大的黑天鹅。

美国人赫然发现,他们熟悉的美国突然变得陌生了。世人则发现,他们将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霸权领袖。

特朗普是商人,完全没有从政经验,竞选期间的言论,透露出他不崇信普世价值和道德观念,不遵循美国政坛的政治正确。他的竞选政纲、主张和承诺有很多非传统、匪夷所思,甚至相悖之处,让人难以捉摸。

不确定性给特朗普的合作伙伴制造了挑战和麻烦。

德国总理默克尔给这位流着德国血统的当选总统设下底 线:“德国与美国由民主、自由和尊重法律及人类尊严的价值观相联系,与来源、肤色、宗教、性别、性取向或政见无关。我愿与下一任美国总统在这些价值观的基础上密切合作。”

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无疑是近代和现代2个霸权国家,相继走上极右翼路线和保守主义的回头路。

悲观者担心,这是美国走向孤立主义的滥觞,加速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分崩离析。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的达纳·奥林就说,英国脱欧、本土运动和特朗普胜选,可被视为“西方世界解体的征兆”。

这种悲观情绪是可以理解的。美国政坛乃至国际政治对特朗 普的言论和主张感到非常陌生,国际领袖不知道特朗普宣誓就任总统后,有多少主张会落实为政策。

特朗普会不会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建围墙?会不会撕毁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会不会对北约撒手不理?会不会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成为好朋友?会不会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会不会增兵中东?会不会对墨西哥和中国出口实施惩罚性关税?会不会要求盟友交保护费?会不会默许日本和韩国发展核武?会不会撕毁巴黎气候协议?

这些问题将让不少国家领袖接下来几个月难以安眠。

我是《华盛顿邮报》所谓的“假装乐观的一群”。事实上,不论是希拉莉还是特朗普掌政,美国外交政策都将出现 变化,毕竟政策并非一成不变,但我相信这种变化不会天翻地覆。

特朗普可以靠口号、似是而非的悖论胜选,但治国必须理性和面对现实,而且他的一些离奇承诺,连共和党也未能苟同,日后他将面对国会制衡。

特朗普自己也清楚这一点。他在竞选过程中,好几次不得不因应现实调整言论和主张。他原本要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但得知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可能被拒于美国门外后,改称“有关禁令只是一个建议”。他发表胜选致谢辞时,没有提到争议性的移民和贸易课题。尽管支持者高喊要把希拉莉抓起来,但他选择向希拉莉伸出橄榄枝,感谢她为国家作出的贡献,说美国人欠她“一个大大的感谢”。

现实主义政治学者向来认为,成熟民主国家的外交政策,以国家利益为导向,政党轮替一般不会大幅改变外交方向。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三番四次跟美国“分道扬镳”,但他至今没有真的放弃这个盟友,他只是修正前朝政府一边倒倾向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中美之间重新求取两面下注。

诚然,一个不愿承担责任和喜欢钻漏洞的人,成为世界强权领袖,这一点本身已足以让人忧心未来,但既来之,则安之。特朗普究竟有多右,目前还言之过早。未来几个月特朗普公布的国务卿等部长名单,应可看出其外交政策端倪。

(本文刊在11月13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