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情谊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车子告别黑白双煞,往其他目的地驶去。一路上,绿油油稻田像走马灯快速掠过,清莱盛产白米并非新闻,反倒是路边一档接一档的凤梨小摊,引起我和伊登的兴趣。

还未等咱开口,车子缓缓停下,不一会儿,罗铁夫人将削好的凤梨递给我们,笑说:“当作见面礼吧!”

她接着解释,当地农夫在凤梨初长时,把叶子束起来挡光,因此果实体积比其他产地的凤梨来得较小,一口咬下去,果肉多汁甜美,真是“果”不可貌相啊!

来到泰北,又岂能不拜访长颈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呢?惟眼前这座文化村,像是迎合观光业而建,妇女小孩一见游 客,立马正经八百坐在门前东忙西忙,像是一场秀,令人难免失望。好在罗铁儿女一路相随,小小导游以简单英语,与咱有一句没一句搭话,一扫心中郁闷。

承蒙上天眷顾,雨神这天收兵,艳阳高照,我们先在美占区著名的翠峰茶园,享受一杯冰冷泰式奶茶解渴,尔后登上猴子岩洞顶处,远眺清莱市景。再往北走,就是泰缅边城美塞区,慕名而来的游客可真多,可惜商业味甚重,我和伊登心有灵犀,不愿多留。

赶在夕阳西下前,车子抵达接壤泰缅寮三国地区、曾经因猖獗的毒品交易而恶名昭彰的金三角。这段因为罂粟花而生的黑暗往事虽落幕,但金三角的神

秘感,却久久无法抹去,令游客趋之若鹜,以游河、跨境游览或参观鸦片博物馆的方式,试图拼凑历史全貌。

回市中心的路上,大伙聊开了,我便与车上的人分享几天前独闯清莱另一个山区秘境——美斯乐的故事。那里随处可闻当年云南孤军撤退后弥留的中华味,其靠着“小中国”美名风光数十载后,风中残烛,难免被外界标签落后贫匮,殊不知仍有群老青少正脚踏实地在静谧岁月中,有条不紊地寻找生活应有的节奏。

眼前的罗特一家人,也不是如此 吗?这趟意外的“亲子游”,令萍水相逢的几人添份难得情谊,我们在喧闹的清莱夜市入口离别,祝君好。

自认凤凰后裔的长颈族,用环圈紧压肩膀,诠

释独有之“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