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抗拒?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新慧

在新航飞机上看了今年3月间发行的法国电影《乡村医生》( Medi c in de campagne),故事简单,但导演手法和一些对白寓意深刻,在当前发达国家面对人口老龄化和反自由贸易政治浪潮的背景下,可以借景冷静思考。

男主角在法国一乡村行医多年,德高望重,是许多人的医生、朋友及精神支柱,总能善导病人面对现实,而后走出心理和身体病痛的阴影。无奈他被诊断脑生瘤,须接受治疗,也须接受他的医生朋友给他派来的刚毕业女医生代替他行医。

如所料,男主角和其他病人一样,拒绝接受病情和医生要他多休息的劝导,更不能接受另一人来接替他所热爱的工作(和所得到的尊重),不时刁难城市医院来的新医生。他对这名当了护士10年后学医的新人说:乡村医生不是一门你可以学的手艺。

他说得是。新医生登门行医,根据所学病征诊断护理,男主角边教训她边身体力行,证明用心灵行医远比简单开药方或动辄把病人送入医院更重要,尤其当照顾的是非常高龄和较年长的病人。 从政如行医,如果男主角作为医生都难以接受自己的病情和别人对自己工作的介入和替代,一般民众又如何容易接受科技革命、经济或贸易全球化,给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所带来的变迁与变革。咬紧牙根,接受经济转型、工作转型,是各政府引导人民应对当前与未来世界变 化所配给的良方,然而就如行医不能只靠病学原理,涉及民情的行政与经济措施还需要更多的同理心与良善沟通来设计和推行。

科技可以加速行事效率,也可以迅速收集数据,然而今年以来的几个公投与选举,都一再说明数据可以误导,也可以导致游离选票的改变。人毕竟是感情的动物,在关键时刻的主客观因素和七情六欲如何左右个人的决定和选择,只有当事人知道。重要的是,这些一再发生的令人意外投票结果——英国脱欧和美国总统选举等,都说明民众对核心课题的不满不是投票前几个月才形成,投机政客推波助澜让民众情绪爆发,但这毕竟不是问题的全部及导火线。

关心美国政局和未来的人,更应该深层了解,为何这次总统选举有多达4成的人没有投票。不表态就如拒绝吃药,或拒绝接受改变,更须了解个中原因,而不是单凭主观判断而给予各种标签式分析。 欧美国家比亚洲许多国家先行经济全球化和鼓吹自由贸易,也是科技革命的先行者,为何对维护自由贸易有标志性的世界贸易组织在成立近21年后,欧美发达国家近年却掀起了反自由贸易的政治浪潮?这当中所一再提起的收入差距与数据鸿沟又为何一再没有妥善处理?亚洲区域不是没有类似问题,当中的农业大国也面对开放农产品贸易的阻力,但本区域国家基本上都接受自由贸易对国家的整体好处,也较有意识要更均匀分配自由贸易的经济大饼,和人性化处理收入与数据鸿沟等问题,这方面的工作当然还需要进步。

事实上,既然科技发展与大数据的

因应各种经济与社会挑战的改变需要民众支持和参与,推动社会福祉的措施——无论是迎接社会老龄化、具包容的社会或企业与个人技能转型,也需要民众献议献策。政府只顾自己说了算和引致民众的抗拒或漠不关心,就是让假信息、误导性民调与政客乱局的良机。

便利可以帮助各机构及决策者收集民众行为与喜好,有关社会福祉的民策与民情分析应该可更细致,就如市场与行销早已进行分层分众,政策的设计与推行也可借助大数据等科技进行必要的分众分策,一方面让政策能更具包容与针对性,另一方面也协助各分众更容易接受不可逆转的改变。

习惯成自然都需要时间,再把已成自然的习惯割除或更动,当然还是需要时间。最忌的还是政府,政党与企业机构都习惯成自然,相信自己行之多年的能继续行之多年,或迷信民调就是一切行动与时间的指标,忽略了深入民间实际了解与沟通是科技不可替代的基本功。 另一方面,相信民权与民政的社会,就不要让自己及政客来破坏维护民权与民政的机制,网络世界的假信息传送速度与凝聚的爆发力,不是一个删除就能纠正或挽救,而作为活跃的网民——无论是活跃于推送分享,或活跃于速读、跳读,更应负责任地推送与阅读,以免以讹传讹,破坏了网络科技授予的个人力量,本应可推动社会建立更好的民权与民政机制。

建屋发展局昨天宣布将改进对“改善组屋生活酷点子”计划的资助,以让 更多民众想出的“好点子”能进一步发展为产品,进而改善组屋居民的生活。当局也将与8家公司合作,为想进行产品研发的发明者提供辅助。这项2011年推行以来的鼓励民众献策计划至今收集了超过600个好点子。

因应各种经济与社会挑战的改变需要民众支持和参与,推动社会福祉的措施——无论是迎接社会老龄化、具包容的社会或企业与个人技能转型,也需要民众献议献策。政府只顾自己说了算和引致民众的抗拒或漠不关心,就是让假信息、误导性民调与政客乱局的良机。 上述电影《乡村医生》的英文片名是“Irreplaceable”,意即“不可替代”,很好的概述了这部电影的核心价值:行医的同理心与人性化关怀,是高科技与高资历文凭不可替代的。

政策的设计与推行,同样不是简单民调与种种标签式或一刀切的分析与假设,就能取代应有的深入民情工作,而还望取得良效。过去的政府可以说民众的抗拒无理无效,今日和未来,任何社会的民众都可以说:你政府不是不可替代的。 (本文刊在11月20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