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答案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陈晞哲

不晓得媒体是不是都被特朗普胜选的事实震呆了,加拿大著名民谣诗人歌手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本月7日去世的消息没引起多大注意,甚至把他的去世日期误植为本月10日,各报却纷纷跟进。其实他的成就和地位并不逊于最近囊括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世人终究又因虚荣和懵懂,而轻慢了一位优秀的音乐人。

人们总习惯于被意识形态左右,渐渐就失去辨别优劣曲直的能力,好的人事物总被错过,恶俗的东西却有大把人追捧。一位大叔手持一支笔和一个苹果在网上耍宝,视频爆红被疯狂转载,却没有人说得出那到底要表达什么。 蔡英文甫上任,台湾故宫南苑就把12兽首铜雕拆下,因为偏绿人士认为太具“统战意识”,当年阿扁上台也把“中正纪念堂”改成“自由广场”。 政党一轮替,就要挟意识形态变更客观存在,有时 耗费的不仅是国家公帑,而是当政者强用主观意志篡改历史,台湾教科书就一再沦为政客耍弄无知的舞台。12兽首捐赠者成龙曾说“台湾政治是个笑话”,这回应该更为感同身受吧! 马英九本月中受邀到新山柔佛的南方大学演讲,头衔原是事前拟议好的“台湾前总统”,却因受到“关切”而改成“世界华人领袖前总统”,此事引起马华社群一片哗然,不满学术自由受他国政治干预。不知是否匆忙间改得突兀,称谓显得不伦不类,有人调侃马英九什么时候变成“世界领袖前总统”了。

可笑的是,台湾的蓝绿媒体这回倒是“同仇敌忾”,大小报都把矛头指向“新加坡的《星洲日报》”,因为网站也悄悄把马英九的称谓改为“台湾前领导人”。

从这个乌龙事件可以看到2个面向:其一,台湾媒体一贯的坐井观天,搞不清楚“星洲”并不一定就是新加坡,本地媒体无端端躺着中枪;其二,不论台湾的“国家主权”是否受争议,马英九如今已经回归 平民身份,倘若对一个卸任“前总统”都如此忌惮,要怎么令2300万台湾人相信对岸有文明的善意? 科恩曾经一个人跑到山上,穿上僧服禅修6年。

不知道他后来是否找到快乐的源泉,当他唱出“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 Anthem)时,相信他也曾努力为这个世界的荒谬,找一个答案。 (本文刊在11月20日《新明日报》·新闻眼)

人们总习惯于被意识形态左右,渐渐就失去辨别优劣曲直的能力,好的人事物总被错过,恶俗的东西却有大把人追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