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里的学生监狱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李斌

德国的旅游城市十分迷人,却也有几分相似:一古堡、一拱桥、一市厅和一大学。海德堡亦然。有600余年历史的海德堡大学至今硕果累累、名声不坠,计有65位诺贝尔奖得主曾与它有缘。

大学博物馆楼梯墙壁上挂着他们的肖像,许多专用办公室也始终保留着。我们听多了成功大学的理由,如自由探讨的气氛、尊师重教的传统和刻苦用功的学子等。海德堡大学也具备这些,但该校的一个独特景观——学生监狱则呈现另一种视角。

监狱,听起来并不是值得夸耀的地方,可大学参观套票将其与古老教堂并列,它其实只是原行政楼中的一个独立单元。

1773年至1914年,经当地政府批准,该监狱专门用来监禁违反校规的学 生,原因包括酗酒闹事和冒犯师长等。

房间设施简陋、公共区域乏善可陈,与其他监狱并无二至。唯一不同的是,那些“囚徒”白天正常上课,晚上才失去自由。

“家”徒四壁,却成为住客创作的天堂。层层叠叠、色彩斑斓和图文并茂的涂鸦宣泄着愤怒?抱怨?思念?还是梦想?黑格尔在这儿思考过哲学吗?舒曼优美的小夜曲也是在狱内木桌上写给远方情人的?

虽然这所监狱已成为旅游遗迹,但就年轻学生的训导而言,它还有参考价值吗?

100多年前的某位新大陆教育家曾大声疾呼:“放下鞭子就意味着纵容学生”。但他并没能阻挡赏识教育之风席卷世界。人才辈出的美国似也证明了过去体罚学生方法的偏颇。

另一方面,针对现代大学生情绪失 控的政治活动和个别离经叛道的异端行为,又该如何干预?值得回味的是,海德堡大学最光彩的时代恰是那所监狱存在的时侯。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 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为美国和美国人的成功做了最佳诠释。他也曾就读海德堡大学,他的思想或许也是在铁窗里萌芽的。

学生监狱内部涂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