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FEAR NO GAIN

每个人都有恐惧感,是否愿意克服则因人而异。Tarin说, It's all in the mind。有些恐惧,倒可透过想尝试的意志力和勇气来战胜。她邀Ann分享“拿命来玩”的高空跳伞经验。

NUYOU (Singapore) - - Contents -

透过意志力和勇气战胜恐惧,包括高空跳伞。

赵思安 ANN THIO 29岁营销执行员

10月与家人一同到纽西兰旅游,在那儿期间,深深地被当地体验冒险的城市脉搏感染。在回程当天一早,决定与哥哥一起去挑战自己的畏高极限。从12,000英尺高空跳下,需要多少勇气?本以为会做这种事的女生铁定大胆,谁知道她连过山车、冲坠塔drop tower等都不敢尝试;唯一进行过的极限运动也只是让肾上腺素飙升的滑水运动,与高度无关。

都拜YOLO所赐

“我没有惧高症,但站在十几层楼的落地玻璃窗边向外/下望,就需要扶着墙壁或栏杆,才比较有安全感。”结果,凭着“今天不知明天事的#yolo(you only live once)精神”,与哥哥上网搜索没多久,就决定跟随NZone极限运动经营公司,去进行这个人生大突破的跳伞运动。朋友说我是那种把#yolo精神发挥得淋淋精致的人。跳伞我想尝试,因为未知,所以想体验。但对很多人来说,那种未知,可怕得宁愿不知。“我觉得最可怕的是签下同意书和等待跳出直升机的那一刻,因为接下来的事情都不在掌控之中,是很被动地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身后的跳伞指导员,以及身上的降落伞装置,既可怕又刺激!”原本想在哥哥之前跳,至少讨个 眼神的慰藉。但在穿上装备时,不知不觉却成了最后一位跃下的人。我们笑说,她哥哥应该也有此意,但转身发现她当时还在忙着系紧装置,于是连慰藉都没有地就跃出机外。

先斩后奏的决定

在高空自由落体大约一分钟才开启降落伞,空中盘旋约五分钟。全程有位指导员在身后,还有摄影师在旁侧拍,将这难得的体验拍下存档。她说跃下的霎那,毫无心思欣赏美景,约半分钟后,才开始看着周围一切,在万人之上以另一个角度俯视纽西兰,获得了此生非一般的体验。她说,虽是一家人一起旅行,但只有这件事,是先斩后奏的决定。“当然事前没跟他们说,因为不想被阻止嘛,哈哈。其实回程前一天就想去做了,但天气恶劣,NZone的工作人员建议隔天一早进行。哥哥和我还得跟姐姐串谋,假装当天出去吃早餐。谁知道因为天气问题,跳伞时段一再拖延,结果还得麻烦姐姐瞒着家人,先回酒店帮我们收拾行李,拿护照到机场。还好,临行前来得及进行这难得的体验。”当然,回家后还是向父母坦白从宽,并且给他们看了视频和照片。“他们也说,如果事前知道,肯定会阻止我去。” Ann说体验了之后,算是克服了恐惧。现在回想,会希望还有机会再尝试。难怪很多人说“挑战个人极限让肾上腺素飙升的运动,是会上瘾的”,这点,我不得不同意。

H&M混棉及丝质连衣裤、金属项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