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BZ (Singapore) - - ART 艺术 -

度尼西亚艺术家赫里都诺(Heri Dono),月前在新加坡吉门营房Mizuma 画廊办展览。谈到往后的艺术世界,他说那必将是一个多元化、精彩纷呈的世界。每一个文化因其独特性而受到尊崇的日子不是天方夜谭,更是一名艺术家要努力不懈的方向。

55岁的赫里都诺1980年代初就读于印尼艺术学院(In­sti­tut Seni In­done­sia),在校期间就是一名不按牌理出牌的学生,尽管曾在1981年及1985年获得校内最佳画作奖,但他曾把水族箱当成作品呈交,作品也经常被老师评为不合格。他甚至最后没有从学校毕业。

“在印尼如果你问大多数人为什么要考取文凭,他们会告诉你因为想让父母高兴。但这是场永无休止的追逐。等你考到文凭,人们会问你担任什么要职?几时结婚?为什么没有孩子?结果,你自己的前途和未来都没有了。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要当辍学者,dropout。这样我才有办法说: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我想要的未来。”

今时今日的赫里都诺,是印尼首屈一指的当代艺术家,参加过全球多个个展及群展,包括数不清的双年展譬如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1987年离开学校以后,赫里都诺的作品便充满了政治意识。他踏入社会时,正值印尼强人苏哈多总统的独裁统治,他父亲身为苏卡诺政权的高阶将领,受到相当大牵连。可以说他作品中对时局的笑骂批评,源自个人对不公平社会的切身体验,而非一个知识分子远距离的政评。但在赫里都诺作品中,你往往看到一种近似黑色喜剧以至荒谬剧的感觉。无论绘画、装置、录像……他利用印尼戏曲中的丑角人物来对事件、人物进行抨击。

他说过,丑角被看作是笨蛋,所以什么都允许说。艺术家也可以扮演同样角色,但要幽默地嘲讽,你必须先抛出问题,深入理解,才有办法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