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BZ (Singapore) - - INTELLIGENCE -

港出生的关美德(58岁)外貌端庄,生活品味高尚,我是在意大利著名高级珠宝品牌Re­pos­si一个私人晚宴上与她邂逅。寒暄之余,发现她并非一般的名媛富太,而是Ch­i­ron Flight Ser­vices创办人兼总裁,公司旗下六架私人飞机专为高净值人士服务,也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紧急飞行服务。

不论是私人专机或是医疗专机,Ch­i­ron Flight Ser­vices的六架私人飞机都能在极短时间内根据客户需要“变装”,但公司最主要的客户是病人,除了为国际SOS这样的机构提供医疗飞行,其最大客源来自EMA Global,那是关美德丈夫杨启明医生20年前创办的医疗援助公司。

“我先生是麻醉师和重症医生,长期被一个问题困扰,就是当外国病人得乘搭有医疗设备的专机回国,或外国病人要来新加坡求医,总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医疗专机。于是他买下两架私人飞机,并把飞机交给我打理。”

那是2005年,为了处理突然“飞进”她生活的两架飞机,关美德设立了Ch­i­ron Flight Ser­vices,聘请了飞机师、空服员,并添购医疗专机上所需的种种配备。关美德起初对航空业没什么概念,年轻的她是文学美女,在香港大学主修法语和法国文学及比较文学,2002年在澳大利亚南澳大学考获工商、保健管理博士学位,之后在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理工学院教授传播课程。

关美德与杨启明医生婚后于1989年来到新加坡,在当时的南洋理工学院(前身为南洋大学)执教,一直教到学府改名为南洋理工大学,前后18年才离开,与丈夫携手开创新事业。

“人生很奇妙,有些事看似不相关,但原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在大学教授传播学,但学生来自机械航空工程学院,呈上的作业有许多机械工程专业名词。我是通过与学生的相互学习和交流,初步接触机械航空工程学,严格来说,他们是我在航空领域的启蒙老师。” 最初阶段,关美德利用课余时间打理公司业务,三年后才放下教职全情投入航空领域。除了周游列国得乘搭飞机,关美德其实对飞机没什么概念,尤其是技术层面。但她是个做事要做足100分的人,从型号、结构、性能到引擎,关美德从零起步,一点一滴去发现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领域。

意外的是,在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关美德不觉得自己处在 劣势。她说:“或许因为长期在校园执教,我养成探究的习惯,花不少时间在图书馆和上网搜集关于公司旗下不同机种的技术资料。我告诉自己,就算不能百分百理解飞机的结构,但至少当飞机出现技术问题时,我能明白工程师的讲解。”

刚进入私人航空业,关美德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来自飞机,而是人事问题。“以前在校园,环境比较单纯,同学与同事之间没什么利益冲突。真正踏入社会后发现现实复杂很多。”关美德创业初期曾被公司两个飞机师告上法庭,一个不满工作量过多,另一个嫌工作量太少。虽然最后关美德打赢一起官司,另一撤销控诉,但却给她留下阴影,回述时眼泛泪光。

创业初期,关美德经常一人出差谈生意,如何在一个全新的环境建立人脉,成了她早期的重要功课。经过风浪的关美德现已见惯大场面,拥有法律学位的大女儿杨炜莹(28岁)目前在公司负责法律事务,两母女并肩打拼,事半功倍。关美德透露,为了应付日益扩大的业务和更有效地服务客户,Ch­i­ron Flight Ser­vices在2014年改变管理模式,起用Pa­cific Flights Ser­vices负责管理公司旗下的机队、机组人员、维修及保险,公司的飞机数量并从原有的两架增加到六架。换言之,关美德不再需要雇用一群机师、空服员及工程师,而能专注业务发展。 关美德说,这是个小众行业,但市场不断扩大,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公司机队除了战场和遥远的南北极,全球无处不飞,甚至到过一些甚为隐秘的地区。“我们曾飞到中国的卫星发射点之一西昌救人,在这之前,应该从没外国客机进入该区。”

为了扩大业务,关美德不久前在香港设立分公司。她甚至接下一些同行不接的生意——运送尸体。“我们有多个不同领域的合作伙伴,旅行和紧急援助服务供应商As­sist Card In­ter­na­tion­al就是我们的重要伙伴,一旦遇上紧急事故,他们能迅速确保病人能在最快时间登上医疗专机,飞回自己的国家或他们选择的国家就医。”

Ch­i­ron Flight Ser­vices的一个优势来自关美德的丈夫杨启明医生。由于EMA Glob­al有很多外国病人,对医疗专机有很大需求,两夫妻携手,让两家公司的业务和经营模式更全面。

身处生死攸关的医疗运输行业,关美德对人生有独特见解。她说:“医疗专机的客户也许身患重症,但不一定踩在生死线上。我们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