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ZbBZ (Singapore) - - INTELLIGENCE -

0岁那年,出生上海的中国画家陈无忌,于1993年移居新加坡,一待12年。12年后,他决定回中国继续他的创作。他说: “30岁的时候,想出来看看国外新事物,开开眼界。”可没想到人虽到了新加坡,但在中国的展览和拍卖机会却有增无减,鉴于很多工作需要配合,他又回到故乡。

不过,陈无忌说,新加坡给予他在思路与创作上不小的影响。离开十年后,陈无忌来新加坡办展,并受《早报报志》的采访。 陈无忌自幼对艺术有极大喜爱,高中时期已随上海博物馆文物鉴定家孙仲威学画,孙仲威曾受教于张大千友人、工笔花鸟画大师于非厂,重视写生及对古代经典的欣赏。通过孙仲威,陈无忌打下写生的厚实基础,并接触到张大千的艺术。陈无忌的作品,尤其对泼彩、泼墨方法的应用,可看出他对张大千泼彩艺术的探索、理解与创新。

陈无忌亦曾师从文物店职业画家李伯南。李伯南是张大千再传弟子胡若思的徒弟,临摹功力精深,教画恪守传统,一笔一墨、一树一石,处处讲来历出处。这种学画过程,使陈无忌掌握了各家笔墨图式,也再次接触到张大千的艺术。

1989年,来新加坡之前,陈无忌拜在谢稚柳门下,成为壮暮堂晚年弟子。谢稚柳为书画鉴定大家,曾与张大千同赴敦煌,相交莫逆,对张大千的艺术了解甚深。

陈无忌曾在访谈中说,中国绘画传统一向有两类人:一类是文人画家,另一类是职业画家,这两类人一直是楚河汉界,分得很清楚。文人画极为注重笔墨,坏处是不重画面的造型。能够把两者结合得好的,当数张大千一人。

谈到张大千对其影响,他说:“我最钦慕的其实是张大千严谨的专业作画风格,还有对泼彩艺术的研究与发挥,让我有很大启发。” 看陈无忌的作品,古意盎然,筑基于中国唐宋经典绘画之上,却又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光感幻彩。

将目光聚焦于更早的唐宋而非明清,陈无忌认为,中国画可被看作两个发展阶段。宋朝时,画家以写生为主,画作的合理性与科学性考虑得很周到,画作的严谨表现在对事物的深入了解上;不过,到了元代,赵松雪所倡导的文人画兴起,画家的写意技法成为流行的风尚,影响力一直盛行不衰。

到了当代,中国画画家不应该放弃宋代风格不追求,反对明清以来的文人画末流趋之若鹜。

十年前离开新加坡的陈无忌,作品也受新加坡影响。他说在新加坡期间,感受到新加坡的开放,资讯的流通让他打开了思路。“另外,新马两地植物茂盛,热带雨林的光与色对我在色彩的运用上,影响非常大。”

在绘画上,陈无忌说自己追求的,是既要传统又要创新,既要中国画特色又要现代绘画元素。

“中国画的主要传统就是笔墨。在笔墨之上,加入专业的,而不是外行的一切艺术表现形式和历代以来所有的创新。可以说,历代所有的创新都是当时的当代艺术,只是我以中国画的唐宋画作为最高标准。”

陈无忌所理解的现代绘画元素,就是完全打开的艺术表现形式,包含了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创意。“但我还是认为艺术必须要有标准,不符合艺术标准的可以说是‘画’,但是‘画’未必就是艺术品。”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