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BZ (Singapore) - - IN FOCUS -

本teamLab在当代艺术圈是一个怪胎。他们的作品都是集体创作,成员包括软件设计师、工程师、建筑师、设计师、美术工作者等等,说不出是谁的想法或灵感。这个已经发展成400人的团队,作品可以很美,让人联想到樱花落尽,生命凋零;也可以童趣十足,将日式漫画、数码游戏、未来世界结合……他们的作品到底是不是艺术,引起争议,但这对他们来说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要用自己想做的事,去改变世界。很伟大的理想,teamLab创办人猪子寿之,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想法。38岁的猪子寿之毕业自东京大学工程通讯系。他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美术,大学念的却是数理。大学时,互联网崛起,他预见互联网将创造出新世界。“那个时候,要世界进步,要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一是科学,一是艺术。但我认为,这两者的结合才是关键。”

新的数码世界,需要更多跨领域的合作,一个人的力量将无法达到猪子寿之心中所想,所以毕业不久,他便成立了teamLab——一个群策群力的实验室。他的角色就是创造让艺术与科学结合的平台。

创业很难。要通过科技创造新艺术,那到底是什么?能做到什么地步?猪子寿之不知道,他只能一头栽进去做,做了再说。

那是2001年。“没有人理睬我们。没有人想展示、购买我们的作品。我们需要强大的电脑硬件来制作作品,但我们没有钱、没有支持。”

怎么熬过来呢?在大学或机构丢弃仪器、电脑、家具等物件的日子,猪子寿之和朋友一定到那里排队等着把它们搬回公司。“想法很多,想做的很多,就是没钱。所以一帮人一起出动,人家丢的我们收。”

猪子寿之说,直到今天,他们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脚印地往前进。“没有金主从天上掉下来。我们一边做我们想做的科技艺术,一边为中小型企业提供科技咨询赚外快,用这些累积的外快慢慢把要做的事情做出来。”

最穷的时候,一伙人天天扒白饭过日子。猪子寿之笑说:“白饭就是我们的主食,没别的。有饭吃就觉得很幸福!”

作为艺术总监,猪子寿之沉迷在创作的热情中,teamLab什么时候脱离穷境,走出自己的一片天,他甚至无法给记者一个答案。“我的财务总监们很清楚,但我真的不太管。他们最近告诉我,我们的团队已经有能力聘请400人。我倒是从来不感觉富裕。”

猪子寿之不断重复的是,teamLab的创作从来都是集体的,每个参与者都可以提出创见,大家一起商量。“团队之间没有什么分级,创办人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最重要的,就是进行讨论的大桌子。”

艺术对猪子寿之来说,是接触人性与自我的方式,而科学帮助分析、了解外在的世界。团队的作品是不是艺术,他认为不重要。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