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itness健身房收攤

抵押兩棟房學到教訓_白育綸、李建興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白育綸、李建興 攝影╱陳之俊

年6月底,人稱A.K.教練的賴裕琨,由他風今

光創辦的My Fitness幫妳顧小孩健身房,捱不住虧損,黯然收場。一見到記者,他笑中帶淚:「我現在沒名片了!」但令人納悶的是,健身房明明是當下最夯、最有能量的新興產業,為何他卻戰死沙場?以下是他的告白:

創業這一回,我實在輸掉太多!爸媽的兩棟房子,被我牽累到遭查封,他們未來住哪?我想都不敢想!

除了自己負債4000萬多元,更慘的是,我還有許多剪不斷、理還亂的纏訟要解。

或許你納悶,健身業不是正在浪頭上,怎麼會倒?坦白說,我也風光過,一間店月收160萬,每天人聲鼎沸,尖峰時段,外頭盡是等候入場的會員,200個置物櫃

都不夠用。

2014年時,搭著急速迸發的健身風氣,我開了自己的健身房,每次一進到教室,空氣中除了飄散著熱血的電子音樂、激昂的汗水,更有撲鼻而來的商機。我的市場嗅覺和創意都算靈敏,創業之初,我發 現幾位想來運動的媽媽,礙於小孩無法入場而扼腕,我就把招牌改了,加上「幫妳顧小孩」,歡迎媽媽帶小孩來運動,安排專員按捺孩子。我專攻輕熟女、時尚辣媽客源,在重疊性極高的運動市場中,獨樹一格。不到兩年,從台北的民權西路一路展店,共設了五個據點,年營業額衝到了2000多萬,一度笑傲江湖。

但當我登上山頂時,許多黑洞都被蒙蔽。我的失敗當然有自己管理不善、沒經驗的地方,但是也突顯了台灣「新創產業」的盲點。像我這樣的年輕創業者,最需要在對的時間點,得到該得到的建議與幫助。

銀行不願貸款金主只問獲利能力

目前全世界都視創意產業為王道,台灣一堆創投、天使基金,營造出「新創家」天堂,果真如此嗎?我在擴張時期缺資金時,曾找過體育署的信保基金,當時政府允諾擔保九成五,可以借到2000萬,但當我拿著政府保證的評估報告向銀行申貸,卻都被以「健身業

風險太高,我們暫無承做,請找別家⋯⋯,」為由拒絕,我像人球一樣,吃足了閉門羮。更諷刺的是,許多金主甚至檯面上的大財團,看到媒體大篇幅報導我的成功故事時,主動上門說要投資,但一劈頭就問:「能不能在短時間獲利?」我就在想,如果很快就能賺錢,哪裡還叫創投呢?

還有,許多政策看似扶植產業,卻欠缺配套,常讓我們瞎忙。當初成立公司時,我要申請員工勞健保,由於欠缺經驗,跑去勞工局問細節,承辦人員要我們問會計師,足足忙了一個多月才辦完。

又有一次,我花了30萬要申請變更使用執照,委託一個建築師辦理,辦了半年多,才發現這是個無牌的建築師。這要怪我功課沒做好,但我們這種沒經驗的創業者,其實很需要政府能提供諮詢,好少走些冤枉路。更無奈的是,政府規定我們健身業者要將預收款按比例信託,有同行捧著現金要請銀行信託,竟也被回絕:「健身房的CASE我們不做!」

法規過度保護勞工形同綁架老闆

健身業是個人力密集的產業,但現行法令,多半以保護勞工為出發點,雖合理,但過度保護勞工,當老闆的就會被綁架。有次,一位教練被學員控告性騷擾,明明證據確鑿,我要他隔天不要來了,但勞工局認為未定罪前,我無權開除,得先等訴訟結果,再開三次勞資會議、預告離職期,最後舉證他不適任,才能資遣。也就是說,就算員工犯了滔天大罪,當老闆的卻得忍痛「依法」多用個好幾個月。工時新制更是個緊箍咒。曾有學員拜託一位教練額外幫她上一堂課,結果該教練犧牲休假來上課,也拿了鐘點費,沒想到勞檢認定教練超時工作,讓我被罰了8000元。

算一算,開一間健身房,幾乎政府所有的部門都要光顧一輪,從最基礎的勞健保、國稅、勞工局,再到商業司、消防局、環保局、警察局,體育局更是我們的主管機關。

再加上我們幫忙帶小孩,還得到教育局、社會局申報⋯⋯,這林林總總,且窗口不一的公公婆婆,都讓我好疲累。

My Fitness退場後,賴裕琨現在是一名受雇的健身教練,如有機會,仍會想東山再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