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創生廢耕山林燃希望

Global Views - - 教育與人文 -

去年曾彥學請團隊中的邱清安博士與林場場長郭進益等人,花了一番功夫到部落去說服,終於才讓月桃成功落腳眉原部落 撫育。

來到眉原部落,60歲的何金生跨上老爺摩托車,沿著滿是碎石的陡坡,一路「跳躍著」前行。這條顛簸的坡路,他走了大半輩子,再熟悉不過,卻仍繃緊神經,就怕稍一不慎,被深埋草叢裡的礫岩絆倒,翻落山谷。

來到他年初剛種下的月桃田, 何金生邊走邊拔除兩旁雜草,沿著山坡往下望,是他出生、成長、離開又回來的家鄉—南投仁愛鄉眉原部落。他說,這裡是泰雅族原住民保留地,日本時期曾是南投重要的水稻產區,「我們父執輩大多種稻。」

何金生還記得,彼時,每逢秋

收時節,部落裡一畝畝的田,搖曳著金黃稻浪,好不美麗;但曾幾何時,稻梗不再結穗了,田裡滿是雜草,部落謀生不易,部落的年輕人也一個個離開了。何金生也跟所有部落的男子一樣,高中就離開部落,想盡辦法替自己找了個鐵飯碗,考入軍校,吃了好幾年公家飯,40多歲退休後,他想起部落裡的老媽媽,以及家鄉那片美麗的山林,於是返鄉。

剛返鄉時,他也試著種了300株時下正夯的台灣檸檬,沒想到,隔年馬上遇上乾旱,大半枯死了。

何金生一度很徬徨。他不甘良 田荒廢;但耕種,又擔心血本無歸。很多部落老人家,把土地租給外地人種生薑,但「生薑很傷土地,種一次,三年種不活其他作物。」直到有一天,邱清安與郭進益,帶著月桃啤酒、月桃面膜等產品來找他,希望部落能提供廢耕土地種植月桃,「我一聽,實在太高興了!」「有人出錢雇用工人幫我除草,讓部落族人有收入,我的土地也不會荒廢,多好!我無償提供土地給他們。」相較等其他經濟作物,月桃耐旱,照顧起來更容易,「去年暖冬,南投日月潭的湖水只剩一半⋯⋯」何金生攀上陡峭山坡耕 地,只見從中興林場移植來的月桃,一株株挺拔著枝幹朝向陽光,他邊拔掉旁邊的草邊說,「換做其他作物,可能熬不過這次暖冬。」「其實,月桃我們小時候常見,老一輩還會拿來編織成置物籃。聽教授們說,除了做成食品,月桃還有很多功效,」何金生悠悠說著,月桃或許能達到守護家園的目的。

走完第一個五年,台灣原生食藥用植物保種中心還會有更多值得期待的發現。

台灣原生種月桃耐旱易栽種,還可提煉出抗發炎、保濕等成分,葉子常用來包粽子,還可編織成置物藍,果實更是中藥材料,像是口味兒仁丹的材料,極具經濟價值。

蘇義傑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