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微軟千萬年薪回台陳縕儂:研究自由無價

人才性價比高愛因斯坦計畫得主、台大資工系助理教授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謝明彧

年30歲的台灣大學資工系助理教授陳縕儂,今

在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電腦科學院語言科技所取得博士後,先進入了微軟研究院深度學習科技中心,然而一確認得到台大的offer,她立刻放棄可能的千萬年薪回台灣。今年她獲得科技部愛因斯坦計畫,可得到一年超過460萬補助,為期5年。她如何看待台灣的研究環境?拿到博士後,我先到微軟研究院從事短期專案的博士後研究,年薪約15∼16萬美元(約台幣460∼490萬);如果我留在美國微軟,還可以轉任全職研究員,那薪水基本30萬美元起跳,將近台幣千萬。

聽起來非常誘人,但台大一確定給我offer,我立刻就決定回台灣,最後只在微軟待了七個月。

不是我不愛錢,但對一個喜歡做研究的人來說,「研究自由」是比薪水更吸引人的一件事,這個自由,只有當教職可以達成。

大學時第一次接觸研究後,我深深覺得做研究真是超級有趣,那是一個從無到有、發現新世界的過程。這也是在業界與到學界,最大的不同。在企業工作通常是主管針對目前困擾或未來發展,給你一個題目,要你找出解法。很多時候,看完題目大概就已經知道怎麼做了,工作內容就是

想辦法把這件事完成。那是偏向「執行面」。

研究者最大夢想:做自己想做的題目

但到大學當教職、主持自己的實驗室,完全不一樣。不會有人給你準備好的題目,你必須尋找還沒有被解答的問題,思考可能解法,或許會成功、也可能完全不對。這時,光怎麼問出一個「好的問題」,就非常挑戰。「創意面」,是做研究最吸引我的地方。有人會說,企業有許多職缺是讓人做研究,也給研究人員很高自由度。我必須承認,微軟當初對我非常好。但那個自由度,還是在企業巨大的傘下。企業會聘請你,一定是看上你的研究專業符合需求。我是做語音系統(chatbot),白話來說就是「聊天機器人」,這在AI當紅的現在正熱門,微軟才會高薪聘請我。如果有一天這個領域突然不紅了、或微軟決定不做這塊了,甚至是我突然想改變研究領域,微軟還會願意提供這樣的職缺和空間給我嗎?我當初念碩博士時,語音系統根本是冷門,那時候語音辨識成功率還很低、也沒有各種語音助理相關應用。但我就是有興趣,就算冷門,還是想做。沒想到等到我拿到博士後,這個領域變超紅, 大家都搶著做。這件事給我很深的感觸。學界可以單純學術,我可以專心做我有興趣的主題,只要做得夠好,還是能夠申請到經費,不必擔心有天潮流改變,被迫中斷想做的內容。

美國經費多但競爭激烈回台發展更好

也有人問我,如果想在大學當教職,為什麼不留在美國?美國大學的研究經費比台灣更高、薪水也更好。

但在美國,教育其實非常「資本主義」!很多人看到的都是成功個案,實際上由於競爭激烈,經費申請困難度頗高,沒被看到的慘澹案例更多。

在美國,老師雇用博士生,是要替學生出學費和生活費的,而美國博士學費非常貴,換句話說,老師得要申請到高額經費,才養得起學生。

在台灣、尤其台大,經費比較容易拿到,一來台大畢竟是台灣高教龍頭,資源比較多;二來在台灣,老師並不用幫學生付學費,給研究生的費用相比美國也低很多;三是台大前1/3程度的優秀學生,實力完全不輸美國一線大學學生。而老師能收到多少與多好的學生,對於研究事關重大。由於學生有各自想做的題目,假設我的實驗室有六位學生,就有六個不同研究主題。而資訊科技的突破性發展,往往是跨域碰撞的結果,比起一個人做研究,能看到與達成的,絕對更多也更快。這很關鍵。在美國,如果老師不能申請到高額經費,就聘不起好學生,或只能請得起一、兩位學生,甚至得退到二線大學,也就不能自由地做想做的研究,這樣一來,不就失去做教職的最大意義?

所以為什麼回台灣?對於以做研究為志願的人來說,我更想說,為什麼不?高薪很棒,但能夠自由做想做的研究,無價!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