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專為青少年舉辦的戲劇營、以及力邀國內外表演藝術大師親臨指導的工作坊。 年 至 月,以「那些曾在榕樹下的玩樂」為主拍手功等趣味活動。

Global Views - - 封面故事 -

文彬近20年、國家交響樂團前定音鼓首席連雅文說。

簡文彬被音樂圈稱為「鬼才」「大頑童」,腦中總有源源不絕的新點子,指揮棒在他手裡,有如被施了魔法,不斷讓交響樂結合京劇、國樂、舞蹈與南管音樂,譜出新調。 「他在台上很有氣勢,但私下沒有架子,很受觀眾、團員喜愛。當時還掀起一股『簡文彬旋風』,」當年國家交響樂團節目企劃製作人,現為台北愛樂少年樂團指揮的劉柏宏,講起簡文彬,仍激動不已。

儘管在國際上發光,出身台灣的簡文彬,總是不斷 從台灣尋找音樂的新可能。2010年,他與角頭音樂、國家交響樂團、台東南王部落合作音樂劇《很久沒有敬我了你》,在國家音樂廳演出三場, 2000名觀眾起立鼓掌,長達半小時。只要談到那一次的演出,從小讓原住民保母帶大的簡文彬,語氣就會變得很溫柔。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與簡文彬也有十餘年交情。林懷民形容,簡文彬是「沒有變質的台灣小孩」,雖然長期在國外,對這

塊土地仍懷有深深的情感。五年前,簡文彬受當時文化部長的龍應台邀請,為衛武營獻策。當時,衛武營還在施工,軟

硬皆「空」,反而讓簡文彬感受到可能性,參與規畫,2015年接下準藝術總監的職位。高雄一直被稱為「文化沙漠」,表演藝術產業相較於北部並不發達,簡文彬如何打造這一片新天地?

首先,他強調兩廳院(國家音樂廳、國家戲劇院)固然有能效法之處,但衛武營不會是「複製版兩廳院」。「我們在南部,呼吸的空氣本來就不太一樣,」簡文彬說,高雄擁有獨特氣味、性格,如何發展在地特色是重中之重。他認為,重點在語言,同樣是賣明華園,怎麼賣,「就是(行銷)語言上的不同。」

他也著手培養高雄民眾到衛武營的習慣。自四年前開辦「衛武營玩藝節」,每到秋季,就有形形色色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百人瑜伽」是衛武營「樹洞計畫」特色之一。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榕樹廣場是衛武營拉近民眾與場館距離的功臣。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