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CHERON CONSTANTIN COFFRET OBSERVATORIE

三月初,筆者受江詩丹頓之邀,有幸近距離欣賞全球唯一一套五只、悄悄來台展示的「Coffret Observatoire」天文台典藏箱,時值元宵佳節,節慶歡愉的氣氛與賞錶亢奮的情緒,在小小的空間中漫了開來…與會者無一不把握如此難能可貴的機會,細品江詩丹頓在擒縱結構設計上的卓越成就。

Revolution (Taiwan) - - Split Seconds - 舉世無雙――江詩丹頓天文台典藏箱 文/ Steve Yang楊祁諶,資料提供/江詩丹頓

Coffret Observatoire天文台典藏箱為一套五只懷錶組成,這套由兩位製錶師耗費八年時間,以古法精心打造的懷錶在抵台三個星期前才完成,因為幾乎遵古打造,因此五只60mm的懷錶錶徑均有細微誤差,全套價格更是高達1億3千 595萬台幣!五只錶的外殼均以18K 4N粉紅金製作,搭配大明火琺瑯面盤,外型上除面盤字體外幾乎一模一樣,僅能透過透明底蓋,依擒縱裝置的個別差異分辨款式。

五款作品分別為陀飛輪、衝擊式天文台擒縱陀飛輪、恆定動力擒縱陀飛輪、均力裝置擒縱陀飛輪、航海天文台鐘擺輪陀飛輪,套錶主要以以陀飛輪裝置為主題,衍生出多款能夠讓走時更加穩定、精準的多樣擒縱系統錶款。據聞,這套舉世無雙的頂級佳作,雖價值不斐,但才抵台數日,便已受到台灣某位懂得欣賞特殊擒縱裝置的藏家青睞、納為收藏,顯見本土藏家不但財力雄厚,品味更是不同凡響!

陀飛輪

陀飛輪為一代鐘錶大師Abraham Louis Breguet 於1795 年發明的擒縱裝置,因早期懷錶不似現代腕錶帶在手腕上,隨時會隨著手腕姿勢變換方位,反觀懷錶幾乎都懸吊在口袋裡面,多為六點鐘方向朝下垂直擺放,容易因地心引力使腕錶產生方位誤差,陀飛輪就是把擒縱裝置固定在一個以一分鐘速率旋轉一圈的框架上,使擺輪在不同的垂直位置上旋轉,藉此抵消地心引力對準度之影響。

衝擊式天文台擒縱陀飛輪

一般而言,自19世紀中葉以來,懷錶或腕錶大多採用「錨式」或 「槓桿式」擒縱器,擒縱叉撞擊擒縱輪的往復動作,正是鐘錶產生「滴答」聲音的來源,而衝擊式擒縱裝置與傳統錨式擒縱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前者為單向運行,只有「推」的動作,並不會有回彈動作,因少了一般擒縱裝置回彈動作對穩定性可能之影響,故能提升準度。要從外觀分辨傳統錨式擒縱與衝擊式擒縱最簡單的方法為:前者秒針幾乎是以平順滑動的方式運作、後者秒針則會以半秒一跳的方式前進。

恆定動力擒縱陀飛輪

恆定動力擒縱裝置的概念,有點類似日式庭園內的「醒竹」――盛水的竹筒在水滿後會朝另一邊傾斜下去,竹筒內的水倒盡之後會再度回到原處,繼續裝水,週而復始……這枚懷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包含一個焊接在擒縱輪上的螺旋發條,當它上滿鍊的同時,會釋放一小部分「能量」給擒縱輪,並在同一時間由主發條盒補充動力,以保持發條扭力均等,在滿鍊或動力即將耗盡時,維持動力輸出恆定,不致影響走時快、慢,與精密複雜的陀飛輪結合,更是製錶工藝中不凡的成就。

均力裝置擒縱陀飛輪

影響鐘錶運作準確度的因素很多,其中一項包含了發條扭力輸出的品質,若能將齒輪輪系與擒縱裝置所需的動力分開供應,純淨不受干擾的發條輸出品質,理論上可讓懷錶走得更準。「均力裝置擒縱」可以被視為將動力一分為二的橋樑,它可以調節動力的供應,同時直接控制擒縱系統的運作。均力裝置擒縱也可被視為一個十分精準的動力傳輸控制裝置,可在主發條扭力逐漸耗盡時,克服對準確性構成負面影響的因素,因此時計走時準度不會因動力轉變而受影響,結合可對抗地心引力造成方位差之陀飛輪裝置,同時消弭發條動力強弱與擺放位置對走時準度造成之影響。

航海天文台鐘擺輪陀飛輪

在歐洲大航海時代,船上的航海天文鐘與六分儀被視為重要的定位工具,因為在沒有慣性導航或衛星定位等先進設備的年代,星斗的位置與時間的關係就是航向與當下所在位置判別最重要的依據,因此,船鐘的準確度要求較一般時鐘更為嚴苛。為了防止溫差對游絲或擺輪造成熱脹冷縮之影響,進而影響走時,因此航海鐘的游絲特以雙金屬打造,擁有不同的膨脹係數,以及開放的游絲頭,預留熱脹冷縮的空間。擺輪除了原有的 12顆微調螺絲之外,另設有四個巨大的金色稱鉈,方便製錶師維修時更進一步校準之用,搭配陀飛輪裝置,兩者可分別降低溫度與方位差對精準度造成的負面影響。H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