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mentAn with Time

轉動時間手上鍊機芯擁有美好且扣人心弦的一面——以下介紹10款值得讓人早起上上發條的腕錶傑作。 PTGSI

Revolution (Taiwan) - - Vanessa Tsaih - 文/ Jack Forster 翻譯/

人們出於各式各樣的理由購買機械錶,包括偏好機械而非電池驅動微電子儀器;而這通常代表純粹就是喜愛複雜。我們愛錶,但我們更愛複雜功能錶。會愛上錶大多不僅會愛上複雜功能,更會愛上複雜功能在製錶工藝中的奧義:精妙巧思。此外,還會愛上錶的整個設計理念,以及其迷人不已的歷史(真正的錶迷肯定會記得自己當初是如何嘗試理解時間的方程式,以及為何每個人都想要機械錶。)

但在另一方面,製錶工藝的美妙之處可以和複雜功能變得如此緊密相連;讓它與鐘錶開始產生幾乎同等的疏離感,就此背棄機械錶的初衷。

製錶師一直使盡渾身解數打造運作更可靠且盡量不出問題的錶,但一切只是一線之差——不需互動或關心的錶或許看起來很棒,而現今錶廠也絞盡腦汁取得幫助實現這個美夢的材質與方法;但事實上這已經成真。我的辦公室窗戶旁放著一只用了10年的太陽能電波石英錶,而它顯然能夠在毫無人為干預的情況下,永遠運行下去。這種鄙棄人類接觸的疏離感是如此鮮明,我無法相信這就是我們針對機械錶所想要的——透過工藝、技巧與精挑細選傳統材質達成耐用與精準是一回事,透過使用高科技新奇事物達成這一點,則又是另外一回事。

當然,像卡地亞ID One這類超高科技錶款的頂尖傑作能擁有F1賽車的所有魅力:某種單純為了實現完美尖端技術而無所保留,且不計成本的魅力;但我們是否真的想要這類作品變得無所不在?我不想活在一個沒人製造精美倒角槓桿擒縱裝置的世界,或一個沒人知道如何妥善為機芯洗油(這是幾乎沒有任何一位鐘錶愛好者——甚至特立獨行的行家——會想到要關心那些技巧之一,但妥善為機芯上油本身就是一門工藝,而且是一門需要高超技術的工藝)世界。

但人們總有時會想要消除過多複雜功能的解藥:連自動上鍊系統都沒有簡單手上鍊錶。別搞錯了,我覺得自動上鍊裝置很棒。鵝肝醬布里歐( pâté de foiegrasen brioche)或皇家野兔( lièvre à la royale)也很棒,但吃得太多(如果真有這樣的機會)也會膩到索然無味。一只簡單的手動上鍊錶就像一盤完美的炒蛋,不僅是複雜膩味美妙解藥,本身更是一件傑作。如同完美炒蛋,手上鍊機芯將一切都攤開了——其簡單結構是展示優良設計品味與工藝完整性開放舞台,以及工匠和設計師眼中的挑戰。

即便在手上鍊機芯的世界,我們也可以見到許多種類;儘管比起石英錶誕生前古老年代,這類機芯款式或許沒那麼多。我猜此種狀況的主要原因是鐘錶公司在投資研發與生產的時候,認為自動上鍊機芯是更較保險選項–畢竟,如果基於某些理由而想要製作手上鍊機芯時,只需將自動上鍊系統去除即可;但這種作法會在美學上造成缺陷,因為機芯架構會留下自動上鍊輪系的痕跡,而且佩戴者總會覺得手腕上的東西是一件妥協產物。反過來說,專門打造手上鍊機芯能為佩戴者與腕錶之間帶來一種無與倫比的直接、親密連結,而這種親身參與的快樂,就像你每天提早15分鐘起床沖泡研磨咖啡,而非在上班途中隨便買外帶杯一樣。

以下是10款絕對會讓你想提早起床的手上鍊機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