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錶全球總裁

Edgar Jiangh 搶在10月即將登場的Watches & Wonders錶展之前,IWC特別在香港舉辦了PRE-W&W預覽會,只邀請全亞州不到十位媒體參與,筆者有幸在此次受邀之列,和總裁Georges Kern肩並肩同桌吃飯。也許是因為人數不多,總裁此次顯得格外輕鬆,話匣子一打開,知無不言,言而不盡,不過,有些談話內容涉及明年的商品機密,抱歉,在此只能點到為止了。

Revolution (Taiwan) - - News - 文/

Faces

REVHLUTION:可否談一下W&W即將推出的柏濤菲諾手上鍊單按鈕計時腕錶GEORGES KERN:我們2010年重新推出柏濤菲諾系列,在尺寸與外型上做了調整,最大的特色便是手上鍊8日動力,這在市面上是很少見的,一推出便獲得了相當大的成功,尤其是在亞洲市場。因此,今年我們希望在既有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推出更特別的複雜功能,同時又能與葡萄牙系列今年推出的複雜功能有所區隔,單按把計時碼錶正好能夠滿足這些訴求。說實話,單按把計時碼錶相對之下是比較小眾的,我們花了四年的時間研發這個機芯,其目的不完全是商業考量,而是希望能夠在技術上與產品佈局上更加完整。REVHLUTION:在機芯配置上,這款59360手上鍊機芯看起來更加簡約,尤其是導柱輪的樣式,可以說明一下這款機芯的設計概念嗎? GEORGES KERN:舉例來說,我們希望打造的是德國房車,而不是義大利超跑,因此,在功能設計上,我們希望機械性能達到最佳化,這是IWC的品牌特色之一。即使是從美學上的考量來說,IWC也是簡約洗鍊,而不是華麗而誇張的。無論如此,兼顧美學、精準度、耐用性,是我們設計一款機芯時最在乎的幾項重點。REVHLUTION:今年是葡萄牙75週年,IWC發表了三款全新自製機芯,請問,我們是否可以期待,未來IWC將會全面採用自製機芯? GEORGES KERN:將我們明年計劃推出兩個新機芯,包括基礎機芯和計時機芯,價位大約在5~ 7千瑞郎之間。然而,你知道,想要開發任何一款全新機芯,都需要成本與收入來源,而且,合理的價格也是最重要的考量。過去十年的發展,讓IWC有 了穩固的基礎,可以在近幾年陸續推出新機芯,放眼未來,我無法肯定告訴你,我們將排除使用外購機芯,但長遠來看,我們仍將繼續開發能夠表現IWC技術力與特色的自製機芯。REVHLUTION:去年IWC在香港W&W錶展中發表了中性尺寸的柏濤菲諾腕錶,市場的反應如何? GEORGES KERN:我只能說,非常非常的成功。在IWC的產品系列中,這是一個新的領域,外型柔美、小尺寸、男女都可以佩戴的款式,剛好也和柏濤菲諾1950年代義式風格相吻合。IWC是個男性導向的品牌,因此,如何在忠於自我的同時,創造出更多與眾不同的作品,我覺得那是一個有趣的挑戰。而當我自己反覆看著這個系列的全新作品,我可以很誠實的回答,沒錯,這的確是一只IWC,而不是其它任何品牌的腕錶。我想,這就是這個系列成功的原因。明年SIHH中我們會發表一個類似概念的系列,我個人也很期待。REVHLUTION:三年前我曾參觀過IWC沙夫豪森錶廠,當時便聽說新的錶廠即將動工,請問目前的進度如何? GEORGES KERN:我們新的製造中心有三大目的:首先,我們希望讓所有部門在同一個區域,生產上更有效率。其次,我們希望提高自製機芯的產能。第三,加強售後服務。原本我們預計在今年4月動工,然後花一年時間建造完工。但今年初瑞郎的大幅升值讓我們措手不及,一夕之間,所有成本都漲了15%以上,我們必須和承包商重新訂契約,目前的計劃是希望明年初動工。計劃趕不上變化,但我們會以務實的態度來面對所有的改變,這是IWC的精神。H

Faces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