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CHERON CONSTANTIN HISTORIQUES江詩丹頓 CORNES DE VACHE 1955計時碼錶

Revolution (Taiwan) - - SPILT SECONDS - By Wei Koh

錶壇的 Lemania Cal. 2310大幅修改而來。江詩丹頓至今仍使用這款來自Lemania的優質機芯,主要歸功於品牌行政執行總裁 Juan Carlos Torres 與 Swatch集團高層Marc A. Hayek 私交頗深。Cornes De Vache 計時碼錶外貌雖然是以傳奇的 Ref.6087錶款為藍本,但新錶其實也可被視為全新物種,一只由 Emilie Vuilleumier女士創作的現代逸品,她同時也是江詩丹頓使上最複雜懷錶—— 57260的設計師。究竟這款錶有多麼吸引我?其實我早已利用江詩丹頓之家的特別訂製服務,打造了一只Cornes De Vache的特製版送給自己。

在高級製錶的領域中,有兩個總是最引人入勝的元素:最貴或是最複雜的錶。談到這個議題,不免聯想到的是百達翡利於 1925 年接受紐約銀行家Henry Graves訂製、於1933年交貨的Henry Graves懷錶,它擁有24項功能,曾長年保持全球最複雜錶款的紀錄,當然,也在拍賣價格上兩度創下世界紀錄,分別在1999年與2014年拍出1.100萬及2,400萬美元驚人價格。

隨著時計日趨複雜,但包含其中的功能數卻不見大幅度成長,反而有些遲滯。就在 Henry Graves 懷錶問世超過半世紀後,百達翡麗才打造了另一款擁有 33 項功能的超級懷錶—— Cal.89,其零件數達到1728枚之譜。

接下來,錶壇出現了難得一見的重要壯舉,讓我們重新了解製錶業總是充滿了無限可能。舉個體壇的例子來說好了,跑步、跳遠記錄總是難以突破,因為這兩個運動項目會受到摩擦力等物理極限限制,勝敗往往僅左右在幾英吋與幾秒間。1968年, Bob Beamon創下世界跳遠記錄,較過去記錄增加了兩英呎之多,樹立令人矚目的全新里程碑。

回到鐘錶本身,幾個月前江詩丹頓Ref. 57260 面世,再度 引發全球錶壇震撼,其中數字「57」代表的是錶款擁有57項繁複功能;「260」則昭告世人品牌在創廠260週年之際打破全世界最複雜時計紀錄。Ref.57260是三位頂尖製錶師(詳見後文介紹)花費數年才開發完成的心血結晶,肯定在錶壇名留青史,相信亦會坐擁最複雜時計頭銜好段時日。

單從數字上來看,江詩單頓真的很了不起! Ref. 57260 擁有2,826 枚零件、242顆寶石軸眼、研發過程中曾製作85個原型試驗模組、57項複雜功能(其中10項前所未見)、31支指針、10項專利,以及8年的努力研發,全球僅一位超級幸運兒能夠得到它。這樣的成就早已不是簡單的「進化」可以形容,而是革命性創舉!

我想每個製錶師都會告訴你:發想與付諸行動絕對是兩碼子事。Telos Watch 的兩位製錶師 Frank Orny 與Johnny Girardin對鐘錶總是有著瘋狂的想像,但單靠他們自己的力量,實在難以實現,所幸藉由海瑞溫斯頓與寶鉑的協助,他們兩個終於寫下了高級製錶中魔幻的篇章。

當然,我們所指的「魔幻」就是近期隆重登場、擁有「腕中自動點唱機」別名的Opus 14。錶款藉由層疊的四個圓盤作為功能顯示之用,包含本地時間、GMT第二地時間、日期,以及帶有Harry Winston先生簽名的星狀標誌,這些盤子會像懷舊的投幣點唱機一樣,藉由佩戴者滑動9點鐘方向功能選擇滑桿,進行前類似唱盤換片之炫目動作。只要佩戴者選定了某個功能,整疊類似唱片的功能盤便會上移,同時被選定的圓盤便會鬆脫,這時只消輕壓4點鐘方向按把,一支機械手臂便會伸出,夾取「唱片」,並將之置放到兩點鐘位置的「唱盤」上。雖然動作令人眼花撩亂,但其實複雜的結構內設嚴密的「防呆」機制,使用者可以盡情地把玩,不必擔心操作不當傷害機芯。

腕錶內部的複雜功能由寶鉑基礎機芯加以大幅改造後驅動,此錶從概念發想、機芯內的多重模組到整個大複雜結構及整只腕錶,研發全程在寶鉑實驗室內進行。寶鉑最廣為人知的就是其對成錶嚴苛的測試過程, Opus 14承襲了這項傳統,擁有500G耐震能力。

每個人都能夠提出棒透的點子,但真正不凡的是能夠找到正確的人通力合作,將概念轉化為成品。這個計畫中的靈魂人物之—— Orny也分享道:集眾人之力使我們更加強大,加上寶鉑實驗室及海瑞溫斯頓的協助,這股力量更強勁了。Opus 14 不但是眾多智者聚首的心血結晶,同時也證明了即使再瘋狂的想法,也有可能成真。

當我們要篩選 2015年最佳女錶入圍名單的時候,檢視過去幾年來的產業動態,發現在趨勢上有著不小的改變。或許這些變化是循序漸進的,但製錶廠最終還是聽到了至少一半愛錶者的心聲,就是不希望再看到「女性專屬」這樣的產品。

沒錯!女人們或許喜歡典雅的錶款遠多過那些醜錶,直到最近,我們才不得已承認,這意謂著女性買家必須從眾多錶殼滿佈寶石的錶款中做出抉擇,抑或是從拍賣或古董錶市場中找到心儀的腕錶。今年,終於有些新作努力競逐「最佳女錶賞」了,同時藉此填補微型石英女錶與大尺寸複雜腕錶間的空缺。這些錶款依然是為女性量身打造,但同時擁有等同男錶在機械工藝與美學上之吸引力。

即便票選時我們會考量品牌歷史或是否為近期復廠的牌子,但新興品牌 Richard Mille 的 Fleur 陀飛輪女錶卻無疑地成 了這次的贏家。與多數錶廠相較,Richa rd Mille 在男錶與女錶的發展上是相對均等的,包含他們與女星娜塔莉‧波曼及華裔巨星楊紫瓊的合作,都可以看出品牌並非只專注在男錶上。RM 19- 02花形陀飛輪腕錶是品牌的最新力作,美妙程度足以讓繁忙交通要道上的車輛停下行注目禮。

這款女錶擁有鑲滿美鑽、以玫瑰金或白金打造的漂亮錶殼,尺寸為 45.4mm×38.3m m,內置動力儲存為 36 小時的RM 19- 02手上鍊機芯,一點鐘方向的副錶盤上僅有簡單的時、分指示;七點鐘方向為全錶的注目焦點-花形陀飛輪,平時複雜的陀飛輪機構會隱藏在五片由貴金屬與細膩漆藝技法打造的花瓣下,只消按下九點鐘方向的按把,花瓣便會緩緩打開,讓佩戴者飽覽複雜機械之美,若不手動開啟,它也會每五分鐘綻放一次,別具巧思。

Richard Mille本人表示,這只特別的陀飛輪腕錶主要是以微型機械藝術,仿效自然萬物的律動之美,使得藝術創作與生命間的界線不再涇渭分明。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一種跳脫陳規的高級製錶藝術。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