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HLUTION:亨利慕時的名稱之下有一行字,強調「very rare」,請問為什麼品牌會以這個概念為訴求呢? EDOUARD:

Revolution (Taiwan) - - SPILT SECONDS - 玫瑰金與 鈦金屬複合材質/直徑次/動力儲能 日/時、分、秒指示/防水 / 手上鍊機芯/振頻每小時米/建議售價:

前我們年產量大約 1000多只,以一個獨立品牌來說,這個數量不多也不少,未來即使有所成長,我也希望繼續維持這個小而美的格局。因為,我希望亨利慕時的每一只作品都是特殊而稀有的,無論是功能、造型或概念上都與其它品牌有所區隔,如果我們和其它品牌做一樣的東西,那我們要不是成為主流品牌,要不就是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之中,而這兩條路都不是我希望的。REVHLUTION:三年前,MELB集團接手亨利慕時,請問易主之前和之後,品牌策略有何差別? EDOUARD:我先說明一下 M E L B 集團,這個集團有四個老闆,一個是我爸爸,一個是我弟弟,一個是我妹妹,一個是我自己,MELB就是以我們四個人的名字開頭組合而成的。我們是一個家族企業,而我的父親Georges Meylan本身在製錶業界擁有深厚的經驗(曾擔任愛彼總裁),我們知道如何經營一個品牌。而我認為亨利慕時是個非常有潛力的品牌,我們是瑞士少數擁有游絲製造能力的專業機芯製造廠,風格上則遵遁簡潔低調的古典美學,真正行家懂得欣賞這樣的作品。這個品牌的方向沒有錯,我們需要做的,只是精準掌握市場脈動,讓更多人能夠瞭解亨利慕時的特色與價值。REVHLUTION:兩年前開始,亨利慕時的作品似乎朝著更年輕化的方向調整,是否真的有這樣的趨勢? EDOUARD:與其說作品年輕化,倒不如說我們在行銷策略上比以前更有彈性,由於我們是一個小規模的品牌,比起其它主流品牌,擁有更大的空間,可以做一些與眾不同的事。例如去年在巴塞 爾錶展前,我們推出全黑DLC鈦金屬的萬年曆錶款,有的人會說,這不是亨利慕時的錶,但正因如此,我們也成功地創造出一些話題。而這一次的全新Pioneer開拓者系列,玫瑰金與DLC鈦金屬複合材質、橡膠錶帶、防水120米,你可以看出這是亨利慕時到目前為止最具有運動氣息的作品,然而,它的風格仍維持品牌一貫以來的洗鍊沉穩,注重細節,具有in-house精良機芯與標誌性的煙燻色調面盤,這些品牌DNA是不會改變的。REVHLUTION:亨利慕時位於沙夫豪森,這個靠近德國邊界的城市,請問在設計上會不會因此受到地緣影響呢? EDOUARD:的確,在風格上亨利慕時更傾向於簡約而符合直覺的作品,即便是具備兩地時間或萬年曆等複雜功能腕錶,在設計上我們仍傾向越簡單越好,在操作上則傾向越方便越好。例如我們的專利萬年曆機制,你在一天24小時任何時間內都可以前後任意調校,順暢無比而且不會損壞結構,就算你把萬年曆腕錶拿給小孩子操作也不會有問題,除非他把龍頭拔掉,那又是另一回事了。這是亨利慕時的技術優勢,同時也多少受到德國包浩斯風格的影響。在外型風格上,你也可以看出,圓滑細緻之中帶有一絲理性的剛毅線條,這或許可以視為德國錶與瑞士錶兩種風格互相融合的結果。REVHLUTION:何選擇台灣做為第一個發表全新Pioneer 開拓者系列的市場? EDOUARD:台灣是一個高度成熟的鐘錶市場,有許多收藏擁有深厚的專業知識與鑑賞力,他們不只是認識亨利慕時這個品牌,更能夠瞭解這個品牌的珍貴價值與稀有性,這也正是我們如此看重台灣的原因。H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