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ICAL

技術新知

Revolution (Taiwan) - - ICONS OF TIME -

被視為鐘錶工藝的顛峰之作。

無與倫比的 Günter Blümlein 指派 Annegret Fleischer 與 Helmut Geyer 這兩位機芯設計師,創造我們現今所知的 Datograph 系列:這款手上鍊碼錶於 1999 年粉墨登場,馬上將朗格的名號提升到無法估量的高度。

現今持續圍繞 Datograph 的光環來自兩個方面。首先,設計出一款朗格能真正說是自家作品的整合式計時碼錶機芯,是一項無法計量的偉大成就;而朗格有辦法在做到這一點的同時,兼顧該錶廠如詩一般美妙的招牌機芯設計與打磨修飾標準,更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事實上,初代 Datograph 是如此成功,所以朗格在長達13年的時間都沒有更改其原始設計。儘管朗格推出採用其他錶殼材質的版本,但使用的機芯依舊如昔。這種狀況直到2012 年才出現改變,因為該錶廠推出第二代Datograph:datograph Up/ Down動力儲存計時碼錶。

此錶擁有三個很不一樣的地方,首先,錶殼尺寸增加到41mm;其次,朗格捨棄了2、6 與 10點鐘鑲貼羅馬數字;最後,面盤 6點鐘方向加入了動力儲存指針。

Datograph Up / Down搭載了全新款 L951.6 機芯。不過,以肉眼來看,機芯的改變並不是非常明顯,因為新機芯基本上是修改幅度非常小的L951.1 機芯精緻版。L951.6 機芯的不同之處是使用較長的發條,所以動力儲存從原版機芯的36小時增加為60 小時。然而,新機芯最大的賣點或許是最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地方—— L951.6機芯擁有一套完全由朗格自製的擒縱系統(包括擺輪與游絲)。

2015 年,朗格向世人證明他們如何能夠真正拓展 Datograph 腕錶這個舞台。當年 SIHH 日內瓦鐘錶展,他們推出將萬年曆功能融入此錶款的Datograph Perpetual 錶 款。 首 先,朗格針對 Datograph Perpetual 腕錶的研發時間短得不可思議,僅在推出Datograph Up / Down腕錶三年後,就發表了 Datograph Perpetual。而更不可思議的是,朗格在做到這一點的同時,沒有捨棄 Datograph 腕錶的任何一項既存功能。

熟悉的計盤上,現在多了一層構成萬年曆的額外指針。在 3 到 5 點鐘間的副錶盤,可見由鍍銠金質指針負責指示的內凹月份環,以及由藍鋼指針負責指示的碼錶分鐘外環。下方較小、重疊之圓環則指示閏年。

7 到 9點鐘之間的副錶盤,同樣擁 有由鍍銠金質指針負責指示的內凹星期環,以及同樣由藍鋼指針負責指示的走時秒鐘外環。其上另一個重疊小圓環則是由原本在6點鐘位置的動力儲存指示,而 6點鐘位置現在則為月相顯示窗。

除了在 Datograph Up / Down腕錶見到的所有改良與更新外,我們現在知道朗格針對這款2012 年作品的真正意圖,可能是向世人展示Datograph 腕錶能夠在不影響讓此錶 贏得盛名的技術與美學設計方程式的狀況下,進化並納入新的功能。

全新 L952.1機芯賦予Datograph Perpetual 腕錶嶄新功能,而這款機芯其實是在令人熟悉又能夠欣賞美麗計時碼錶機構的夾板下,加上萬年曆模組。

傳統看法中,路易威登這類在時尚界大名鼎鼎的傳奇品牌,若想獲得頂尖錶廠這個尊貴小圈子的入門會員資格,可算痴人說夢。儘管該公司創意總監 Nicolas Ghesquière 持續帶領時尚事業成長,但這個重要部門現在面臨來自品牌另一個部門的激烈競爭,而那個部門開始證明自己擁有勢不可擋的熟練技術與遠大抱負。

2002年,奢侈品大廠LV在瑞士拉紹德封( La Chauxde-fonds)找到製錶業夥伴,就此大張旗鼓地進軍鐘錶世界。打從一開始,路易威登就聚焦完全掌握計時技術,並尋求 La Fabrique du Temps 製錶廠 Michel Navas 與 Enrico Barbasini 等製錶天才的專業能力。在2010 年接任珠寶與製錶部門副總裁的Hamdi Chatti 的精明領導下,該品牌向世人推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系列複雜功能腕錶,其中包括Tambour Spin Time GMT兩地時間腕錶、Tambour Minute Repeater三問錶,以及Tambour Twin Chrono計時碼錶——全都從路易威登的招牌旅行傳承汲取靈感,並詮釋出動人的美妙故事。隨著該公司在鐘錶界的持續努力,時間本身也成為這條道路上的一大助力。

路易威登後來收購了長期合作夥伴La Fabrique du Temps製錶廠,完成實現高級鐘錶目標的必須步驟,讓原本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出現契機。從2007年開始與路易威登合作的該錶廠共同創辦人Michel Navas 與 Enrico Barbasini在 2011 年加入這家奢侈品大廠的麾下。隔年,這家行李箱製造商接著收購領導面盤製造商Fernando Marra 旗下的Leman Cadran 與 Artecad SA,就此讓一群傑出人才齊聚一堂。它們共同構成梅蘭( Meyrin)製錶基地的核心競爭力,並守護路易威登在未來進行的鐘錶努力。事實上,只要看看 2015 年亮相的 Escale Worldtime Minute Repeater世界時區問錶,就可得知其整體實力。這只搭載精密技術與優美外觀的世界時區問錶,已經是一款結合偉大成就的時計,但即便如此,路易威登持續精益求精。

日內瓦州 40,000 平方英尺工坊的最新作品,是一款 會擦亮路易威登製錶招牌,並讓該品牌躋身史上重要錶廠名單的獨一無二計時傑作。這家巴黎大廠榮獲日內瓦印記( Poinçon de Genève)的認證,而這個殊榮只保留給在日內瓦州製造的鐘錶機芯,並從1886年就開始定義及確立業界製錶工藝與工匠技術的最高標準。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其他五家錶廠:卡地亞、蕭邦、羅杰杜彼、江詩丹頓與Ateliers demonaco,獲得這項尊貴認證。而要加入這個頂級圈子,代表必須符合最嚴苛的標準。日內瓦印記檢驗嚴格規定鐘錶所有零件的必須擁有卓越製造品質,且零件表面需經細膩打磨修飾,此外亦確保其來源、品質、工藝及可靠性。

儘管這個盾形徽章毫無疑問地彰顯路易威登對品質的堅持,但 Hamdi Chatti 表示:「沒有任何客戶曾向我抱怨過路易威登時計的品質。我們是為了鐘錶收藏家才想要獲得日內瓦印記,因為他們會質疑我們的自製能力。人們對錶廠能說三道四,不過一旦能取得日內瓦印記,就代表了自製實力。」此外,促成路易威登決定取得日內瓦印記的原因,還包括當該公司收購La Fabrique du Temps 製錶廠時, Chatti 對 Michel Navas 與 Enrico Barbasini 所作的承諾。

如今,首款符合日內瓦印記標準的錶款,是在一場日內瓦獨家活動向《Revolution》雜誌介紹的路易威登 Flying Tourbillon 腕錶。這件名副其實的藝術傑作是採鏤空腕錶形式,其尺寸為43mm x 43.7mm。此錶一覽無遺地呈現其垂直設置的傳動輪系,視覺效果極為吸睛。

比零件總數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從零開始研發的手動上鍊 LV104 機芯,由 168個零件組成的機芯,竟能夠如此纖薄。儘管其結構趨向極簡主義,但美學效果卻自然呈現巴洛克風。這枚精緻機芯完全沒有受到煙燻藍寶石水晶面盤的遮蔽,且看似懸浮在面盤上,就像不受重力束縛地飄浮在鉑金錶殼內。此機芯擁有80小時動力儲存,根據非官方數據,其儲能更是高達100 小時。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