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HLUTION:可否簡單說明一下您的工作內容?您覺得這份工作最大的魅力是? HIRAGA:

Revolution (Taiwan) - - FACES -

我主要是負責GS與貴朵高級錶的組裝及調校,也包括一部分的售後端服務。我從事組裝師已經有28年時間了,我覺得這份工作最吸引我的地方,正是來自複雜機芯本身的魅力,將每一枚精密零件像拚圖一般組裝起來,再經過仔細調校,讓腕錶彿彷得到生命一般精準運行,這種完成一件作品的達成感真是言語很難形容的。REVHLUTION:今年貴朵推出首枚陀飛輪腕錶,引起相當大的話題,可否談一下組裝上最大的難點? HIRAGA:組裝陀飛輪框架的部分是最難的。和一般9S機芯的零件相比,陀飛輪的框架更細小,而且材質上採用全新的鈦合金,質量只有一般鐵或銅的一半,雖然在性能上具有許多好處,但組裝上非常困難,材質非常堅硬,當陀飛框架的軸心要插入穴石(紅寶石軸承)時,會比傳統材質來得更困難,因為太硬沒有彈性,如果寶石的孔洞不夠精準,很容易就會在組裝過程中碎裂。而且這枚陀飛輪的直徑只有3.98mm,要兼顧穴石的固定和擒縱輪的咬合是非常困難的,再加上每一枚零件都已經她光打磨完成,要小心不要造成零件表面的損傷,這是最花時間的部分。光是組裝陀飛輪框架和調整游絲就要花兩到三天的時間。REVHLUTION:請問貴朵陀飛輪和瑞士陀飛輪的差異? HIRAGA:第一,這款機芯的尺寸相當輕薄,第二,這枚陀飛輪結合了許多日本傳統工藝,在美學與功能方面做了很好的結合。第三,則是在製作上考慮到精準與實用性,即使在日常佩 戴也是沒問題的。REVHLUTION:此枚陀飛輪腕錶中結合了多項日本工藝,請問你如何和其它藝術家或設計師一起合作? HIRAGA:從企劃初期開始,我們就不斷進行跨部門的協調會議。當時我先提出一份組裝流程建議,但開會之後發現,這套流程是行不通的,因為有太多非常精密結構和工藝細節。最大的難題在於,經過金雕、螺鈿、漆藝等工藝處理過的零件,本身就是一件一件的藝術品,在組裝上必須非常謹慎;而且,由於每一枚都是手工製作的,因此在細節和尺寸上都有若干差異,必須針對每一枚零件的個性來調裝組裝的方式。當我們在組裝過程中遇到困難時,必須召集相關人員開會討論,重新做修正,過程可以說是相當繁複。REVHLUTION:當你接下這份任務,你的心情如何?會不會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HIRAGA:當然會。這都是破天荒第一次,難免會有些緊張。不過,我覺得有壓力是好事,反而更能激發出自己的鬥志想挑戰看看。不過,對我來說最大的問題在於,因為史無前例,遇到任何問題沒有任何人可以請教,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所幸我們有一個默契很好的團隊,可以互相腦力激盪。這枚陀飛輪腕錶的完成,其實是整個團隊的功勞。REVHLUTION:如果有機會遇到GS或貴朵的收藏家,你有沒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HIRAGA:我想傳達給消費者的是,每一枚GS或貴朵腕錶,都是製錶師手工組裝的作品,而不是機械大量生產的成品,希望收藏家能在其中感受到人的溫度和情感。H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