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初登場Society Girls

Taiwan Tatler Society - - Taiwan Debutants -

於巴黎名媛舞會( Le Bal des Débutantes)正式開始前, MariannaCerini與這21位幸運的年輕女子共同度過幕後準備時間,她發現這些女孩充滿了正面能量,對未來展望與慈善事業都相當有想法。

如果你在牛津字典裡找尋débutante這個字,你會發現它的定義是「一位上流社會的年輕女子於時尚社交圈裡初次亮相」。然而,花了四天時間與這21位即將出席巴黎名媛舞會的女子相處之後,我發現其實這個字的涵義不只是這樣而已。自我們初次見面那一刻,也就是從大家在舞會開始前聚集於半島酒店富麗堂皇的樓梯上拍攝團體照時起,這群名媛們就一直是鎂光燈之焦點所在。與以往只為了尋求合適的伴侶,而將端莊的年輕女子引介於上流社會婚姻市場中的型態截然不同,她們的模樣反而勾起我對於好萊塢的印象。她們接受無數場的訪談,奔波於城鎮之中試穿衣服,為了完美妝髮乖乖坐上好幾個小時,甚至得花更長的時間拍攝照片──不只要為《Asia Tatler》雜誌拍攝,還有《Vanity Fair》、《Grazia》中國版、《Vogue》印度版與《Paris Match》。

和樂融融

站: Gauravi Kumari穿著Tarun Tahiliani禮服、Ava Phillippe穿著Giambattista Valli禮服、Laila Blavatnik穿著Ralph & Russo禮服、Helena Alesi穿著Emanuel Ungaro禮服、Ananya Panday穿著Jean Paul Gaultier禮服、Maria Francisca de Bragança穿著Laurinda Farmhouse禮服、Paris McCaw穿著Oscar de la Renta禮服、Alice de Séjournet de Rameignies穿著郭培( Guo Pei)禮服、Costanza Diaz della Vittoria Pallavicini穿著Valentino禮服、何超欣( Alice)穿

著Christian Dior禮服、Cecily Lasnet穿著Chanel禮服、Éléonore Cochin穿著Stéphane Rolland禮服、Charlotte Bell穿著Monique Lhuillier禮服。坐: Amina Martinez de Irujo y Casanova穿著Zuhair Murad禮服、Jeanne Malle穿著Vivienne Westwood禮服、Lori Harvey穿著Elie Saab禮服、Lily Webster穿著Alexis Mabille禮服。

當鏡頭對準了階梯上的迷人女子們,閃光燈開始閃爍,外頭的狗仔隊與好奇的路人紛紛伸長了脖子想一睹她們的風采。彩妝造型師與髮型設計師則於角落留心觀看,萬一唇彩糊了或秀髮失去光澤,必須做好隨時上前救援的準備。另一方面,名媛們的媽咪——有些則是隨行人員——舉起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拍照、錄影。這樣的景象根本就是奧斯卡紅毯,而不是附庸風雅的上流舞會。但現在是21世紀,在我們以媒體為中心的時代下,這就是一場舞會看起來的模樣。「這是一場大家都想要參加的舞會,」現年16歲的西班牙名媛Amina Martinez de Irujo y Casanova於拍攝途中說道,「我的朋友Daniela(Figo,足球選手Luis Figo的女兒)去年有參加這場舞會,她跟我說那是非常棒的經驗。自那時開始,我就非常渴望參加。」這場舞會名不虛傳。自著名公關大師Ophélie

Renouard 於 1992年創辦巴黎名媛舞會起,這場盛典就為眾人所嚮往,包含歐洲貴族、美國企業家與演藝界人士。全球各地皆會舉行不少的名媛舞會,尤其是在美國,我們不能忘了鼎鼎大名的維也納歌劇院舞會( Vienna Opera Ball),但巴黎名媛舞會仍舊是當中的巔峰之作。那是因為,它是唯一一場僅限受邀人士參加,並要求名媛們穿著高級禮服搭配Payal New York珠寶的舞會。再加上巴黎古老世界的華麗風貌,你已經獲得一帖珍貴回憶的完美配方——也讓你渴望成為今日上流階級中的一份子。「這些人可不是臨時演員,」同為與會者的

Renouard表示,「這一切都很與眾不同。雀屏中選的女孩們都感到無比幸運,當中的大多數人也是第一次有機會穿上由享譽國際的設計師所打造的禮服。此外,她們還能登上各大傑出雜誌等刊物。這是一個由時尚、媒體與魅力交織而成的優良傳統。」

雖然有些人也許還是認為名媛舞會的概念有些老派又過時,「這其實是一場非常酷的晚會,我度過了一段非常棒的時光。我熱愛時尚,能看到那些禮服真的太棒了,更不用說還能有機會認識 來自世界各地的女孩們。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價值觀,分別來自於不同的成長背景,能夠經歷這一切實在相當有趣。」Lily Webster說道,她是美國企業家William Mendenhall Webster IV 之女,現年16歲。

的確,巴黎名媛舞會的名媛出身總是相當國際化。除了歐洲與美國,近年來也常有來自中國、越南與菲律賓的名門女子,甚至也有來自埃及與印度的代表。2017年,第25屆舞會中,也有許多名媛共襄盛舉,包含印度賈普爾皇室公主 Princess Gauravi Kumari of Jaipur 與寶萊塢女演員 Ananya Panday。香港大亨何鴻燊的小女兒何超欣( Alice)也從她所就讀的波士頓麻省理工學院前來此處。「我生活在有點像是書呆子的世界裡——我自己極度熱愛數學與資訊科學——而巴黎名媛舞會卻是與之完全相反的世界,它是如此耀眼、有趣、美妙的場合,能在這裡,我備感榮幸,但我也玩得非常開心。而且,我身上穿的是Dior的禮服,這件禮服無與倫比。」她說。

對於巴黎名媛舞會而言,女繼承人、貴族與名人的後裔們共聚一堂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過去幾年,也曾邀請到法國頂級香檳Taittinger家族成員 Olympia Taittinger、列支敦斯登公主

Princess Lorenza of Liechtenstein,以及演員Warren Beatty與 Annette Bening的女兒 Ella Beatty,也有其他好萊塢A咖影星 Stallone、Eastwood 與 Willis的千金。這一次,備受矚目的是鼎鼎大名的Ava

Phillippe,她是 Reese Witherspoon 與 Ryan Phillippe的女兒,今年18歲。另外一位來自美國的名媛

Lori Harvey也是名人後代;她是電視節目主持人暨喜劇演員Steve Harvey的繼女,同時也是社群媒體明星與新人模特兒。Ava 與 Lori各自擁有大約50萬名的 Instagram粉絲。於當今數位分享的時代,有她們的出席更能替這場盛典增添不凡光彩,而在舞會結束之後,她們與其他名媛將會上傳許多Instagram貼文與照片( Renouard禁止任何人於舞會中分享相關訊息,這毫無疑問地加深了這場舞會的神秘感)。

「這與我曾做過的其他事情完全不一樣,」

「這是一個很夢幻的週末。它呈現出一群美麗又聰明的年輕女子共度快樂時光的迷人模樣。」

「巴黎名媛舞會是慶祝女子成年的獨特方式,也是個結交好友的特別經驗。我們女孩子需要更多這樣的事物,無論是不是以舞會方式呈現。」

Lori說道,今年20歲的她算是當中較為年長的。「而且我還曾經擔任過D&G秀上模特兒。這是一個很夢幻的週末,像公主一樣。」她停頓了一下,「好吧,這個形容可能聽起來有點俗氣,但我的意思是,這場舞會呈現出一群美麗又聰明的年輕女子共度快樂時光的迷人模樣。」

「還有華爾滋,」今年19歲的 Ananya笑著說,她的父親是被譽為寶萊塢李察吉爾的Chunky Panday。「我原本其實有點擔心要跟父親跳舞,因為我知道他會趁機加入自己的風格,但反正我很喜歡上舞蹈課。這也對我的事業有幫助。」她接著說道,也就是她於即將上映的電影中所飾演的主要角色。

就我訪問過的多數年輕女子而言,巴黎名媛舞會也讓她們有機會能夠為這個世界上較為貧窮的人們盡自己的一份心力。因為這場舞會替兩大慈善機構募集基金——分別是紐約的 Seleni

Institute,以照護青少年母親生育問題與心理健康為目的,以及致力推動東南亞地區女童教育的 Enfants d'Asie。

「對我來說,巴黎名媛舞會裡的慈善活動就是吸引我參加的最大因素,身為年輕女子──富有、幸運、享有優勢的女子──我們必須以行動改變現今世界上錯誤的事情,這些事情太多太多了。這是我們的責任。」一級方程式法國退休賽車手Jean Alesi與日本女演員後藤久美子的女兒

Helena Alesi 說道。「這是個改變現狀的機會。」18 歲的 Lailia

Blavatnik也同意,她是億萬富豪英美企業家、華納音樂集團( Warner Music Group)老闆 Len

Blavatnik的女兒,「其實這些華麗元素與娛樂節目都是有意義的,也讓這場晚宴更激勵人心。」

Renouard表示:「我所挑選的名媛都具備一定的特質,她們共享強烈的價值觀。她們非常關心這個世界,她們擁有絕佳的潮流敏銳度,就像時下的許多年輕女子一樣。她們來自顯赫的家庭,沒錯,但她們並不是被寵壞的小孩。」

在與她們相處的時間裡,我只看見滿滿的正面 能量。還有三個小時,她們就要開始第一次的妝髮造型時間,她們已經建立Whatsapp 群組聊天室,以便交流下一次拍攝地點的資訊與情報,也沒忘了拍下團體自拍照。當我在走廊上遇到名媛們的時候,最常聽見的句子就是「我等不及看見我們大家一起穿上禮服的樣子」,不停地聊著每個人打算申請哪間大學,並向已經就讀那所大學的人尋求建議。「這讓我們更有自信,」Alice說道,「慶祝女子成年的獨特方式。也是個結交好友的特別經驗。我們女孩子需要更多這樣的事物,無論是不是以舞會方式呈現。」

屬於她們的重要夜晚終於到來,這群年輕女子穿著禮服閃耀動人光彩,由她們的護花使者陪在身邊,隨著唱名而進入閃光燈四起的會場中。在家長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社會名流的陪同下,她們享用了奢華的四道菜晚宴,這段期間又更加深了彼此的情誼。隨著派對轉移場地至半島酒店的

Etoile舞會廳內時更顯溫馨,父親與護花使者領著名媛們跳起第一支華爾滋。當晚夜裡,脫掉高級禮服,換回一般衣服,父母親們已經回到自己的房裡休息,她們則是在Arc夜店裡齊聲高歌直到嗓音沙啞。

「這真的是個很棒的週末,」Alice說道,「非常完美的週末。」

翩然抵達Alice de Séjournet de Rameignies、Costanza Diaz della Vittoria Pallavicini、Alice Ho與Jeanne Malle拍攝於巴黎名媛舞會訂製的Renault汽車前。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