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傳正、應小萍伉儷

Taiwan Tatler Weddings - - The Making Of -

奇哥董事長陶傳正(陶爸)、總經理應小萍(陶媽)接受採訪時,訴說著屬於兩人婚姻的成長歷程,從初戀、結婚、考驗到永恆愛戀,讓每個人的心隨著這段故事起起伏伏,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

兩人大一同班,大二到大四坐隔壁,畢業前夕因擔心即將服兵役的陶爸會抽到外島,於是兩人在大四學期結束前夕結婚,然而,陶媽並沒有因為夫家經商而過著少奶奶生活。陶爸退伍後立刻進入父親陶子厚的國豐集團,當時集團多家公司經營不善、債築高台,每天睜開眼到睡前闔眼,做的想的都是如何調頭寸,及大批債權人至公司追債的畫面。回到家後,時常與父親大吵,「我們是山東人,父親、我、妹妹的脾氣都不好,只有我媽脾氣好。」身為家庭主婦的陶媽體諒兩個男人的壓力,默默無聲地接收全家人的情緒垃圾。

15年後,國豐債務雪球越滾越大,為了力挽狂瀾,只好讓公司退票,召開債權人會議。這時,從未踏入職場的陶媽對陶爸說:「讓我進公司幫忙吧!萬一再有第二次危機,如果我什麼都不會,該拿什麼幫忙?」一切從零開始,邊跌跤邊學習,也遇上公司老幹部欺生,每個部門都待過,還管過豬場和麵粉廠,後來在陶爸創立的奇哥找到新天地。看著妻子從家庭主婦踏入職場,陶爸沒有太多心疼和鼓勵,「那時國豐盪在最谷底,面臨破產,本來10 家公司關到剩兩間,心情非常鬱悶痛苦。僅告訴她只要做對7成,公司就不會倒。」

債務還清後,陶爸彷若重生,開心地跑去演舞台劇、電視劇和電影,公司幾乎放給妻子管理,陶爸卸下多年來的重擔,但被工作和家庭壓抑的陶媽卻沒有出口。

直到 2005年,陶爸做心導管手術,躺在病床上仍是不停對陶媽抱怨,她隱忍35年的情緒和創傷瞬間爆發,向陶爸提出離婚,回首這一生,她發現從沒為自己而活。罹患憂鬱症的陶媽每天吃著抗焦慮藥和安眠藥,藥效退後, 心臟就痛得不得了,只能跪在床上,無法入眠。陶爸一邊陪著她釋放壓力,一邊反思,「我那時不解,我深愛她,怎麼她會這樣?開始省思,太太生病了,我一定也有問題,便開始改變說話習慣,卻也覺得委屈;後來,心理病了,心臟也復原的慢,整整一年時間我足不出戶,不與人交談。」

兩人各自度過冷靜期之後,夫妻倆的生活轉化為在採訪時所表現出的一搭一唱,俏皮、快樂,陶媽說:「他的改變很大,判若兩人,連面相也變得柔和,像賺到一個丈夫!我得到前所未有的福利,真應該早點發病的!」從前,面對陶爸的調侃,陶媽總是尷尬地大笑以對,但丈夫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都讓她在意不已。現在,陶爸不僅會讚美她,也會對妻子說我愛妳,傾聽她的聲音,就像從前感到壓力挫折時,陶媽給予的愛和擁抱那樣溫暖和自然。

兩人笑說生活不浪漫,從不過節,今年結婚 45 週年,陶爸因為演講回家晚了,陶媽切了芭樂當做慶祝。但在陶媽的眼裡,丈夫在精神上可是十足浪漫,「旅行時,他會帶我去看文學家和藝術家的故居;去愛德華王子島前,他要我一起看一遍《清秀佳人》,去日本前,看一遍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再帶我走遍電影的場景,和他出國是一大享受!」他們也享受在火車上啃著法國麵包配瓶裝水,或是到超市買食物回飯店,打開窗後暢快喝啤酒,陶媽說:「跟了他以後,他帶著我探索文學、戲劇、旅行、音樂等領域,心靈非常富足!」

一起過單純的校園生活,到一起過現實生活,一起歷經人生風暴,一起在採訪時鬥鬥嘴,陶媽語重心長地說:「婚前不要要求太多條件,那都是雞毛蒜皮的事,以後一起打拼,要什麼有什麼。真正的夫妻是對方老了醜了窮了,還是會不離不棄,有一方落難,要力挺他,患難見真情。」退休後的兩人,事業交棒給兒女,還有5個孫兒,現在是最幸福的狀態,做真心想做的事,過真正的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