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秀德、田村久子伉儷

Taiwan Tatler Weddings - - The Making Of -

在民風保守的60年代,時任中華插花協會創辦人的林秀德在一次中日插花聯合展上,遇見了讓他一見傾心的日本代表團的團員――田村久子,他深深地為穿著和服的她所著迷。女孩回日本後,林秀德靠朋友代筆日文情書,兩人魚雁往返6年多,在這6年間,兩人僅藉著田村久子每年蔣公誕辰日來臺獻花時見上一面,在臺灣尚未開放出國觀光的時代,這樣一年一面已算奢侈。

就在一次林秀德到日本的參賽行,改變了兩人往後的日子。他在聖誕節前夕出發,比賽後,約了一位會日文的朋友同行,初次拜訪田村久子位於日本滑雪勝地新瀉縣的家,眼前這棟富麗堂皇的溫泉旅館簡直讓他看傻了眼!更讓他震撼的是晚飯後岳母的一席話,「她透過翻譯說,經過她的觀察,雖然我脾氣很硬,但心地善良,很放心把女兒交給我,」林秀德一驚,心想自己還是光棍一個,什麼都沒有,更何況兩人經濟狀況懸殊之大,一個家裡經營溫泉旅館,一個則是自幼失去雙親,凡事都得靠自己掙,岳母接著說:「沒有錢沒關係,肯努力上進就好,就像我們的旅館也是從零開始!而且你們要明年5月辦婚禮我才有空參加。」他又喜又憂,該拿什麼養太太?他內心告訴自己,拚拚看吧!

隔年 3月,田村久子到臺灣籌備婚禮,他們也同時籌劃開設花店,田村久子負責教插花,林秀德營運花店,而為了讓遠道而來的岳母放心,婚禮的隔天就是台北花苑開幕。婚禮上,兩人沒有錢買戒指,遂以交換插花當作婚戒,林秀德自豪地說:「這場新潮的異國婚禮連NHK都來報導呢!」

就這樣,兩人白手起家,胼手胝足度過 創業艱辛,10年後,兩人帶著岳母到美國蜜月旅行,林秀德永遠無法忘記,在回程班機上,岳母對他說:「我想,應該是時候可以把我女兒的房間改建成客房了,她不可能回日本了。」他感動不已,原來,當年她雖然贊成這樁婚事,但看到女兒在臺灣的生活環境簡陋,總是心懷不安,覺得她應該會受不了而回日本,所以仍每天打掃她的房間,連擺設都不挪動,「我真心感謝岳母的心胸寬大,就算她看到我家連多餘的碗筷都沒有,她仍相信有一天我會改變我們的生活。不過那時我們是忙於籌備台北花苑,一時間忘了去購買新的碗筷。」

問起田村久子當時哪裡來的勇氣,讓她離開日本舒適的生活來到臺灣?「臺灣的生活和我的想像有些許出入,但由於丈夫雙親早逝,我們過的是很單純的兩人生活,縱使生活非常忙碌,但就好像兩個年輕人邊旅行,邊嘗試新事物!最重要的是,我跟對了一個好丈夫。」

共同度過青春的歲月、事業的艱辛,這段當年前衛的異國婚姻已近50年,夫妻倆隨著事業漸漸交棒給兩個女兒,終於有多點時間享受兩人世界。因為妻子不諳廚藝,林秀德從結婚以來一直擔任「煮」夫,至今,每天早上一定會為妻子準備豐盛早餐,在一旁的女兒林美曄笑說:「媽媽很會誇獎,爸爸越煮越起勁!」

對於這段異國愛情故事,林秀德說,婚姻的不二法門就是包容彼此的不同,她不喜歡吃蔥和大蒜,家裡的餐桌上就絕不出現,等到她回日本探親,就和兩個女兒開心地享用這些平常不能讓媽媽聞到的料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