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Up

深受東方禪學影響的珠寶設計師陳智權,期許在有限生命裡,集結團隊彼此激盪,共同締造更多美好結晶。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陳智權,馬銘嬭

在人文薈萃、豪宅林立的敦化南路上, AKACHEN 珠寶藝術館以藝術沙龍形式呈現在眼前,挑高 6 米的空間,創辦人暨藝術總監陳智權笑著步入,分享了他25年來在業界所累積的經驗、故事、人生觀,同時也談茶道、禪修、空間設計,讓珠寶透過人文來貫穿。

AKACHEN的前身為辰曜實業,之前多為國際品牌製作珠寶,多年以來,有感於對自身文化與土地的感情,逐漸轉型,漸進式退下幕後推手的角色,而開展出個人品牌。陳智權說道,「其實我不過是順著自己的心走,遵循時間來佈局,時間成熟了就很自然地走到下一階段,創意、創作、創業,一直是三大核心。」

也因為長期接觸到歐洲的珠寶環境,除了珊瑚、蛋白石與各式彩寶等常見的材質外,近年來 AKACHEN特別發展出純鈦珠寶,「第一次看到純鈦珠寶,是15年前在瑞士的Basel,被那材質之輕巧、古樸但艷麗的色彩所吸引,在視覺上產生了很大的震撼,大約12年前便開始進行研製,」他同時指出,「純鈦珠寶要完全手作,如果沒有用心,少了那份手感與情份,味道就出不來。」也因此一件珠寶,從原始的概念到作品的完成,常要耗時3 到 7年之久,有些作品甚至長達10年的時間,顏色和材質都要一再的修正,「我們不是當下無法做好就把作品毀掉,而是不斷的尋求最完善的境界,」秉持著這項原則,主打珠寶「蜻蜓」系列,捕捉到蜻蜓的靈巧律動感,也有10年的發展歷史了。在講究短時間看到成果的臺灣社會裡,許多人無法理解精工細磨、量少質精的道理,但他仍然堅持初衷,在25年前就已確認核心精神,「珠寶設計,需要經過時間的淬鍊。在每一 個階梯上紮實的走穩,作品才能產生能量,也才有生命力。」

在歐洲,珠寶業多是「店廠合一」,通常設計師工作室、珠寶店面、工匠工作室都合而為一。但在臺灣卻不然,設計師與工匠常是分開的, AKACHEN則採設計、研發、工藝製作、行銷一貫產業鏈的模式架構。而目前身任台大EMBA校友基金會董事長的陳智權,則扮演著設計師、創作者、管理者的多重角色,「但我的領導不是規範式的領導,尤其我們的產業,每一位成員幾乎多少都有不受約束的藝術家脾性,偶而不免吵得臉紅耳赤,除了希望他們自我要求外、講求一片和諧中,有時自己也要往後退一點。」而他也提到品牌發展的一大重要性,「生命如此短暫,但一件好的作品,常需兩代以上才能接近最完善的境界,也因此才需集結團隊的力量,締造創作上的完美結晶。」

他身邊經常擺著許多本筆記,不停的素描、筆錄,有時也錄音、錄影,攝影更是常事,總之盡量把在腦海的意念,用各種方式記錄下來。他拿出手機秀出一張照片,把海洋中從草藍到海藍的色彩漸層配置,拍下來隨身攜帶,作為珠寶設計中的視覺比對。「創意其實是你是否準備好的接收器,準備好了,就能順利接收,開啟另一個天線。」

不容諱言的,東方禪學意境深深影響著陳智權,不管是珠寶作品到藝術空間,「從無到有,從有到無,當生命結束的時候,應該要笑。」但是如何對此生有所交代,他心中已有定見,東方珠寶在清末便面臨一大斷層,成立 AKACHEN珠寶藝術館,不外鼓勵年輕後進員工,具有實際的指標性意義,希望透過藝術與人文,讓珠寶不僅是配戴裝飾表現美感,更盼望在珠寶與人之間相互感知交流,達到撼動撫慰、激發人心的目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