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

2012年對波爾多產區來說原本是個凶年,但結果卻令人出乎意料。James Suckling為你報導。

Taiwan Tatler - - Life | Wine -

頂級波爾多酒的需求量與定價取決於品質與特定年份。好年份的價格最高,而壞年份的價格則最低。但偶爾會出現「sleeper vintage」,意味著該年份的酒本來不被看好,卻比預期中出色。這些被低估的好酒被以低價販售。2012 年份正好就是這種例子。Pomerol 與 SaintÉmilion這幾個右岸個頂級產區的該年份葡萄酒也已經上市。

之前的幾個「sleeper vintage」包括了2001年與1994年。這幾年都是Merlot 葡萄酒的經典年份。舉例來說,2001年的傳奇 Château Le Pin,品質遠比2000 年份的優異。同樣地,1994年份也優於叫好不叫座的1996年份。

每年三月都有特殊的機會品嘗葡萄收成後的新酒樣品,我記得在2013 的春天第一次嘗到 2012 年份葡萄酒的滋味。大部分從桶裝內取出的樣品似乎都過於稀釋且缺乏結構層次。2012的生長季濕冷,採收後的葡萄不夠成熟,釀製的酒也因此缺乏結構。這些特質都完全反映在這些試飲樣品上。

但這些酒在桶中經過了12 至 14個月的時間,品質明顯提升。酒質更加稠密,結構層次也逐漸顯現,這些醜小鴨搖身一變成為了天鵝。Mouton Rothschild 的技術總監Philippe Dhalluin說:「我想我們都低估了這些酒。」這一批一級酒也是2012年最佳的產品。

我認為讓這些酒品質躍進的因素,主要歸因於數月前在葡萄園的生長條件,而非在木桶中「熟成」過程。在現代,將近 300 至 500座的頂級酒莊對於葡萄園都十分小心翼翼地照料,尤其在2012這種惡劣年份更是如此。他們聘請得過獎的園藝師照顧葡萄藤,在相對惡劣的季節中,他們更是盡最大的努力維護葡萄的生長狀況,包括減去多餘的葡萄,讓剩下的葡萄得到更多養分;或是打開天蓬,讓葡萄樹接收到更多陽光。

Château Le Pin 的 Alexandre Thienpont認為:「2012年剛好可以測試出誰才是波爾多的真正高手。所有的細緻動作都必須在正確的時間做出正確的反應,才能在這種惡劣天氣中收成出品質最好的葡萄。」

這種充滿高度專注的波爾多葡萄栽種文化讓我大感驚奇。在如此不受期待的年份,這些頂級酒莊依然種出品質優良的葡萄,製作出一瓶瓶的好酒。2012 年被稱為「sleeper vintage」並非浪得虛名,這也是為何我對這一年的波爾多酒如此傾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