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喝采

Taiwan Tatler - - Features -

新加坡泰勒版畫研究院總監,同時也是藝術圈重量級人物的余惠美,是今年度比賽的評審委員之一

Ali的父母信仰高棉伊斯蘭教,他們擔心生命安全會因而遭受威脅,因此在1979 年舉家逃往美國,並以難民的身份定居芝加哥。這位40歲的藝術家回憶道:「我的父母逃離柬埔寨時,從未想過有一天可以再回去,他們甚至不認為我們還需要高棉語,可見那次的逃亡是他們多麼重大的決定。他們覺得沒必要教導我們自己文化的根,因為我們已經在美國了,新生活將就此展開,新的家在這裡生根,而融入,是唯一的路。」

Ali的確完美地融入了新環境,她堅定、善於展現自己而且辯才無礙,道地的美國腔聽不出一絲她曾是逃亡難民的過去。Ali畢業於伊利諾大學( University of Illinois),拿到藝術學士學位,接著在芝加哥藝術學院(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攻讀藝術碩士。不過,她始終透過難民的視角來檢視自己在西方社會的生活,作品一貫表現出對於祖國文化的「根」堅定不移的關注。2011 年, Ali獲美國傅爾布萊特計劃( Fulbright Program)資助,前往金邊駐點創作,那是她第一次回到自己出生的國家。

由於已經徹底成為美國人,她在自己的原生國家反而顯得格格不入。她感慨地說:「當我終於在承平時代回到柬埔寨,卻不具備文化工具能讓我和柬埔寨產生關聯、重新融入。」她無法溝通,雖然在民族上屬於高棉人,但她對當地的民俗和傳統卻所知甚少,身在百分之 98人口都信奉佛教的土地上,伊斯蘭教徒的她發現自己是宗教上的少數;而那裡也缺乏可以投身其中的當代藝術場域。雖然柬埔寨現代藝術運動自 1940年代開始蓬勃發展,但是創意社群卻在1970年代遭夷平。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檯面上少 量的藝術活動大多以苦痛的近代歷史為主題,譬如凡納( Vann Nath)等藝術家畫筆下深刻刻劃的折磨與行刑場景,然而Ali卻只能從二手的資料中了解這些過往。

不過,她反而利用這種文化上的錯置做為藝術創作的養料。她的作品橫跨行為藝術、攝影、影像和裝置藝術,探索跨國界多元認同中,心靈與政治上的衝突。在行為藝術《佛陀蟲計劃》( The Buddhist Bug Project)系列攝影中, Ali把自己套進用布與一圈圈環做成、可伸縮摺疊的橙黃色管子,像蛇一般突兀地出現在柬埔寨的城市街景中。她解釋:「畫面中的我被橙黃色吞沒了,橙黃代表的是佛教僧侶的長袍,不過如果仔細看,又會發現我戴著伊斯蘭婦女的頭巾,忠於伊斯蘭傳統對於女性禮儀舉止的規範。而包裹著我的布料很容易便可以摺疊或破壞,這個可拆卸的外殼意指我身為難民的人生經驗——身無長物地來到一個地方,全身上下只剩穿著的衣服,而家的概念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