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混亂

Taiwan Tatler - - Features -

都比以前受到更多當前世代的影響,以及資訊流動的刺激,而年輕的藝術家開始以批判的眼光反思祖國的處境。」

Al i 在培養柬埔寨新一代藝術家方面不遺餘力, 2011年,她在金邊成立了反叛工作室( Studio Revolt),是由藝術家主導的獨立媒體實驗室,給予充滿創意的藝術家一個合作平台,在行為藝術、影像、攝影和裝置藝術等媒材上相互激盪。Ali 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形塑新的藝術運動,解放對於柬埔寨的想像與意識,不再只固著於戰爭與貧窮的母題。

「我們正大聲告訴世界:柬埔寨已經走出紅色高棉的陰影。我們知道傷痛的過去仍舊會持續影響我們未來所做的一些事情,不過我們不想要往後的創作也一樣不斷把我們跩往過去,」Ali接著說:「對柬埔寨當代藝術家來說,當下是個關鍵的十字路口,我們已經把討論與對話往前帶到現在這個時代,對我們而言,這個時代的焦點是都市化,是全球化,以及社會實驗。最令人興奮的是,我們終於在當代藝術場域達到某種關鍵多數,開始吸引世人的目光。」

《華爾街日報》( The Wall Street Journal)於2013年估計,在柬埔寨1,400萬人口中,仍在創作中的藝術家不到50位。對於高棉藝術創作圈來說,這或許已經是值得慶祝的一刻,不過,要在柬埔寨以藝術家的身份生存下來,仍面臨了很大的挑戰。Ali 說

同樣在入選名單上的還有Khvay Samnang的《人性》系列,記錄了金邊河濱市立公寓( Riverfront Municipal Apartments)租戶的生活

道:「資源非常有限,藝術未能獲得機構的支持,政府方面的財務支援也極其欠缺。本地藝術家能夠堅持下來,就是柬埔寨人堅韌的毅力和文化中的創作因子最好的見證 ──柬埔寨人的身體裡流著舞蹈、音樂和藝術的血,沒道理不能轉化成當代與行為藝術。」

余惠美相信, Ali這次贏得碩富麟亞洲藝術獎,將大大影響柬埔寨政府甚至東南亞其他國家看待和理解國內藝術社群的方式。她表示:「剛剛才開始接觸到當代藝術的政府往往不甚支持,因為他們根本對此一無所知。這時,外部的認可便十分重要,在東南亞國家更是如此,因為當代藝術在這些地方還是很新的概念,必須由外而內推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